2008年12月24日 星期三

單行火車

單行火車


作者:天使 點擊:977 推薦:0 字數:9212 更新時間:2007-1-11 21:52:02 關鍵字:單行火車


原名:The Runaway Train
作者:Elaine.w
大綱
這是一部關於一個輕率變性女子的自傳性小說。除了如女人般生活外,她再也無法成為自己所希望成為的人。由於成天生活在謊言中,她的內心極度孤獨。作者儘量按她的自述整理成文,文章難免有拖遝不清之處,尚請讀者見諒。


她的整個轉變過程猶如一列單行火車,雖然火車現在已經停了,但它已經上了錯誤的軌道,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這中間她有多個機會按下警鈴,重回正道,但她都錯過了。這是她的錯誤嗎?當然,但這也是她粗心的父母和不負責任的心理醫生的問題。如果能夠更仔細的傾聽她的感受,所有的一切都原可避免的。我希望這篇文章能夠讓讀者仔細地想想性別角色的問題,然後做出慎重的決定。


此時此刻,很多TS女士正在性趣盎然地重複著與這位女士相同的過程。我想本文內容對於她們更有吸引力,一個男人困在女兒身�。關於autogynephilia(女性幻想症)一詞定義見www.annelawrence.com
[此詞意指性衝動時幻想自己為女性——dingdang]


出於安全考慮,本文中所有人物都為化名,但這並不影響本文的真實性。


1、序言


有過乘火車過站的經歷嗎?你明明知道火車應該在這站停車,它卻嗖嗖地跑過去了。你只能無望地看著自己離目的地越來越遠。


或許有的火車會載著你開始你壓根沒打算的旅行。你剛剛沖上一列火車,聽到火車報出前方到站名稱後立刻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等你慌慌張張地收拾好行李沖向門口,卻失望地發現門已經關了。於是火車載著一臉彷徨的你呼嘯而去。你不情願地回到位子上,你可以按下警鈴,但旁邊一行小字讓膽小的你住了手。"嚴禁亂動!"你認定自己最好等到下一站再下車,但那�離你的目的地可就有百里之遙了。


再或許你發現自己上對了車,但它的路線可不是你預先設計好的模樣。於是你在緊張彷徨中度過了漫長的旅途。


你的生活正如這列火車,你就是一個匆匆的旅人。每次你想下車,你會發現它永遠也不會停下——那是一列不停的特快,直奔另一世界而去。雖然警鈴近在咫尺,出於某種原因你並沒有按下,於是火車呼嘯著沖上了另一條鐵軌。你可以抱怨命運的不公但沒有人會聽你的。你再也無法回頭因為你已經被困在火車上。


困在火車上與本文所說的情況並不完全相似但也十分接近。本文講述的是一位旅客的故事。她永遠被困在了火車�永遠無法解脫。所有的問題都是我的錯,我無法幫她脫困,因為一切如同我自己製造的惡夢——我就是那個旅客。

第一章 早期生活


以前我一直無法記錄這些事情甚至很多次想忘掉這一切。我只是希望你們能夠理解,直面那一切對今天的我是多麽的困難和痛苦。


我坐在這�,記錄著自己的錯誤。長長的指甲塗著紅色指甲油,優雅地敲打著鍵盤。一想到那些錯誤,我就感到疲倦而難受。但現在我對它們毫無辦法。


我的嘴唇剛剛補過唇膏,泛著誘人的鮮紅。長期塗抹睫毛膏的睫毛修長而又密集,兩隻耳朵每邊至少穿了三個耳釘。低頭看去,在那緊緊的罩杯�我那貨真價實的D杯乳房正在上下起伏。胸罩上細細的帶子深深地嵌入了我的鎖骨,它們時刻在提醒我,我的乳房是如此的真實,我所犯下的錯誤是如此的巨大。與往常一樣,即使在家,我的腳上也是一雙釘跟女靴。長長的黑髮瀑布般傾瀉在我的身後,尼龍連褲襪溫柔地包裹著我那光滑的雙腿。


我寫這篇文章不是為了安撫我那顆軟弱的心,而是希望給想走同樣道路的姐妹提個醒,至少不要因為與我同樣的原因走上這條道路。對於那些看不慣的人來說,我現在寫的東西實在是變態而可笑。但這篇文章是從我封閉已久的內心中奔湧而出的。最大的問題在於怎樣把事情寫清楚,我會盡力把我真實的情感用虛擬的文字表達出來的。


直到現在,我仍然對我內心深處的感受無法捉摸。唯一能肯定的是我過去曾有,現在還有很多古怪的自我感覺。我拼命地想把它們整理出來,這樣我也能夠更好地體會到它們的存在。
好吧,讓我們從30年前我的出生開始吧。慈愛的雙親只有我這個他們唯一的孩子。他們對我實在是太好了,是他們後來給了我自以為想要的一切。可我這些年來看望他們次數卻不多。這也是我的問題之一。


雖然父母把他們的愛無私地給了我,周圍的環境也非常好,年幼的我還是很早就感受到了精神上的衝突。那種衝突一直延續到了現在。


記得那時我才56歲,一個名叫洛琳的女孩搬到了隔壁。我和她關係非常好,經常在一起玩,我總覺得她所有的一起比我都要好看、都要積極。她總是穿著漂亮的女孩衣裙而我也非常喜歡穿上它們。她的頭髮長而美麗,直披腰際。我的母親和她的母親也很要好,於是洛琳對我如同姐妹一般,而我對她也非常著迷。


我記得我曾經多麽的嫉妒,只因為她是女孩而我不是。我熱愛所有的女孩用品,象她的頭髮、她的衣服、她的一切的一切。我不知道是否就是這喚起了我成為女孩的願望,但我知道這至少是原因之一。她很情緒化,經常哭哭笑笑。很高興是她而不是我有這個毛病。因為我的父母總是想讓我硬朗一點,象掉眼淚啊這樣的事是會受罰的。


我想我是被她迷住了。我們總是在一起玩,上同一所幼稚園。我喜歡和她一起玩耍,一起玩她的玩具,一起玩棋盤遊戲。她的個性與我是如此的相像,我想我們唯一的不同點只是性別。對我來說,女性的她比我更能享受那些我所熱愛事物的樂趣。她在我幼小的心靈�深深地留下了烙印。


當我開始上學後,她和她的父母搬家了,從此我們失去了聯繫。在學校�我和其他男孩是如此地格格不入,以致開始我只是和女孩們玩。與之俱來的嘲笑使我更加孤獨。我的異常變得日益明顯。終於,在我8歲時父親帶我到附近的診所進行心理諮詢,因為他們認為我實在是太內向了。


和洛琳一起玩時,她總是告訴別人我叫瑪麗,因此即使不是她導致了我性別認同的問題,至少她加重了我的問題。現在我已經記不清楚什麽時候我自己叫自己瑪麗了。對我來說,那是一段灰色的回憶。


作為一名醫生,父親知道一些關於性別認同的基本知識,他認為那就是我的問題。因為自從認識了洛琳,我總是公開聲稱自己是女孩。為了慎重起見,他和我的母親還是認為我應該看看性別專家。於是我開始接受診治。


我遇到的第一個性別專家是位女士。她總是詢問我所有的日常生活。我告訴她我固執地認為自己是個名叫瑪麗的女孩。關於這方面的情況我不會寫得過多,否則這篇故事也太長了。而且對那段經歷我也只有些隱約的印象。


儘管我的父母已經懷疑我是一名異性轉換症患者,他們仍然按正常男孩般對待我,不允許我有絲毫表露。直到專家確診我是TS後,他們才不情願地接受了這個事實。從那時起,我開始可以試著如女孩般穿著等等。


在我的診斷結果出來以前,我從未有過變裝的機會。我只能幻想著自己是個迷人的女郎,想像著發生的一切。每當我想到這�總是十分地興奮,打心眼�希望能夠夢想成真。


當我父親相信我是TS後,所有的事情開始按照預定計劃進行了。在計畫執行中我曾被問起自己的感受,但我從來沒有告訴他們真相!於是一切就順理成章地發生了。回想起來,對於自己從男人變為女人,我的心�總有強烈的好奇或者說是強烈的性衝動。我想這才是自己想成為女人的真正原因。在我的性別轉換過程中,正是這種感覺提供了強大的動力。那種強烈的性衝動自始至終貫穿於我的整個變性過程中。但我從沒有對任何人談起這種感受。雖然自己早已認識到釀下的錯誤卻還在這感覺的指引下一步步走上了不歸路。


在學校的時候,我總是對女同學感到嫉妒。在那段時間�,我的父母努力試圖激發我更有男子氣概,我想那可能是因為瑪麗的存在吧。那時我對父母的安排也不怎麽反感,因為我還是希望自己能夠成為正常人,同時可以避免上學以來受到的欺侮。


與大多數姐妹的情況類似,我的塊頭並不大,肌肉也不發達,看起來也沒有什麽男子氣概,但我並不想成為一個女孩氣的男人。我努力地扮演著男孩的角色,包括進行男子體育訓練。我確實非常喜歡這些男子運動,特別是冰上曲棍球。可惜我的體格並不健壯,因此在這一方面並不怎麽成功。


因為我個頭小,女孩氣,在我小學回家的路上有很多次被人打。那些"硬派"小子總是攔住我給我教訓,那段時間對我是痛苦的回憶。在我的班上也有這麽個幫派,不過他們只是嘲笑我或者輕微地碰兩下。開始我曾想回擊,但由於我只是獨自一人,結果只是使痛苦更加漫長,情況變得更糟。後來我總是躲著他們,休息時通常是把自己鎖在廁所�或是藏在別的什麽地方。更糟的是有三個壞蛋回家路上要和我同很長時間的路,我簡直被他們折磨死了。好幾次我被推進了路邊的污水溝,我的書包也被撕壞過,在學校�他們也總是欺負我,恐嚇我。但我從沒有向父母親或者老師講過。雖然父母總是埋怨我為什麽衣服這麽髒,鼻子怎麽老流血,但我從沒有告訴他們真相,至今我也不知道為什麽我不告訴他們!


當我知道自己是TS,就要開始轉換進程後,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現在想來那更多的是因為性衝動的原因。剛開始,我對自己被允許穿上女孩的衣服就感到興奮不已。即使那些衣服只是普通中性的。對我來說,那就是美夢成真。我沈浸在能夠象女孩般打扮的幸福中,壓根沒有注意到即將開始的生理上的改變。


當我被談到生理改變時,我從未真正認識到那是多麽嚴肅的話題。它聽起來是那麽的令人激動我迫不及待地想要開始。因為對我來說,成為女孩就是能夠象女孩般打扮,即使只是那些我剛剛得到的中性的衣服。


所以當父親談起我需要荷爾蒙以更好地成為女孩時,對我來說,那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


第二章 荷爾蒙


12歲起,我開始接受抗雄激素治療。一年後開始接受雌激素治療。我想我的男性青春期即使沒有那些抗雄激素也要推遲很久,誰知道呢。反正與同班那些早早進入青春期的同學相比,我看起來就象個8歲的孩子。


穿女裝開始漸漸成為我性衝動的導火線。我想那應該是在服用抗雄激素的那年發生的事。從那時開始,我學會了手淫。那時穿上女裝總是讓我非常地興奮,但後來這種興奮慢慢地減退了。
13歲開始,我的父母開始給我每天1mg口服雌激素,後來劑量減到了0.5mg0.25mg。抗雄激素仍然在繼續使用,我還沒怎麽準備好,生理上的改變很快開始了。


在我服用荷爾蒙2個月後,變化來得是如此的迅速,我突然發現了很多令自己擔心的事。雖然我身體外表的變化令我恐慌,但與此同時它們對我也是巨大的性刺激。有時我會在鏡子面前幾小時地凝視著自己傲人的身材,感受著深深的性滿足。當這種滿足漸漸地消失後,我又會痛恨起自己剛剛還如此傾倒的身材起來。聽起來這好像是瘋子的囈語,但我確實是那樣的。我會趕緊地把自己包裹起來,害怕再看到自己的身體。然後什麽也不去想直到很快再次感覺到了性衝動。


雖然我的所作所為只是為了這性衝動,我並不認為自己手淫效果會比其他男生要好。首先我不怎麽喜歡接觸陰莖,其次在我記憶中我從來沒有什麽真正的性高潮。我也有過幾次夢遺,雖然感覺並不怎麽好。在手淫時我總是儘量隱藏起自己的陰莖,靠地板或其他什麽的擠壓它而不是靠自己的手。我想,可能是由於我討厭自己的陰莖才不願意摸它吧。每次完事之後感覺都很好但精液並不多。經過一番"蹂躪"後,我會達到"高潮",感覺就像是一種震顫。有些清清的東西會流出來,一點也不象我現在的男友所產生的精液。


所有我女性幻想的衝動都基於這手淫的發洩上,我想那正是我肯堅持TS的誘因。現在,當我看到其他變性女士描述自己女性幻想的感受後,我越加深入地思考著這一點。也許我那時的高潮尚不能稱為射精,但我睡覺後的夢遺一定比較猛烈,因為在我服食雌激素前我的睡褲總是很潮還發著那種特殊的味道。


服食雌激素幾個月後那種高潮很快消失了,與此同時,對手淫的需求也由於荷爾蒙的原因漸漸減小了。但直到進行最終的手術前我一直能夠勃起,我依然能夠獲得性滿足。我知道荷爾蒙會對我的身體有所作用,但我從來沒有意識到生理上的改變會如此巨大,如此不可思議。那不但對我是個巨大的衝擊可能對我的父母也是一樣的。


最初我的性幻想是能夠變得稍微女性化一點,這樣我就能更好地展示我所熱愛的女性化的一面。象我母親那樣小而堅挺的乳房比更大的波霸更能讓我興奮。我想那也是我唯一想要的東西。每天早餐時一般是我的母親交給我荷爾蒙藥物。與那一起交給我的還有多種維生素藥丸以及礦物質膠囊等。我可以很容易地停止服用荷爾蒙或是把它們藏起來不用,但開始時我並沒這麽幹。後來每當我感覺沮喪時就經常不服用它們。因此我認為自己並沒有服用處方上所規定的荷爾蒙量,也許因為每次我停藥時間都不長,我從未注意到停藥對我有什麽太大影響,但也可能那時候所有的變化已經完成了。


轉變為一個女人的念頭總是能引起我的性欲,這樣的轉換更是讓我興奮不已。與此同時,另一種感覺也在潛滋暗長著。看到自己生理上的變化時,我的內心總是充滿著恐慌、畏懼。不論我的恐慌如何,服用雌激素兩個月後,變化開始了。

第三章 變化


兩個月後我注意到身體的第一個變化:我的乳頭有所增大,還變得非常的敏感。不久之後,真正的乳房發育開始了。有時我覺得這一切的變化都那麽的不真實,鏡中的女孩仿佛不是我而是別的什麽人。


雖然對此我感到非常興奮,但同時也非常非常害怕某個同學會發現我的秘密。當我的臀部開始變得渾圓,腰部越發苗條時,我簡直驚呆了。這可不是我所希望的!我安慰自己將來這一切都可能被糾正,恐慌的心才開始平靜下來。回想起來,正是對性衝動的著迷驅使我繼續著這場遊戲。當然我也遇到了一些其他的生理變化,比如說現在我很難達到那本來就很弱的"高潮"了,但由於我仍然能夠勃起,還能達到某種"不射"的高潮,而且這種快感與以往的也差不多,因此我並不怎麽對此頭疼。服用激素的頭2年我長了不少,但還沒有達到我所期望的高度。我仍然十分"小巧玲瓏"


我的聲音一直十分女性化。即使是在開始服用激素前,我的女聲女氣就時常是班上同學取笑的物件。服用雌激素後,我從來沒有變過聲。我曾經試圖在網上查找青春期前男變女的有關資訊,但一直沒有找到。所有看到的資料都告訴我雌性荷爾蒙並不影響聲音或是身體構造,但從我的經驗看它對兩者都有影響。


我知道最好是青春期前就開始雌激素治療,否則效果會相差很大。我的父親肯定知道這一點,因此他覺得我應該在青春期前就接受治療。他的決定是對的。現在我所遇到的人從來不會懷疑我外表的性別。


孩童時我的外表就很女孩氣,講話方式等都很象。從我開始上學起我總是盡可能把自己隔離在世界之外,直到轉學到一所新的學校後才有所改變。在那�我已經是女孩的身份了。
我的父母與我的醫生早就商談好了轉學事項。因為我們搬到了新區,轉學也就順理成章了。由於專家說我需要足夠的時間適應新的性別,我們選擇轉學時間在暑假之後。漫長的暑假正好可以滿足這一要求。到現在我還是非常贊同這一決定。


回過頭來看,我想我服用雌激素可能早了612個月。我並不認為因為轉學到新學校,我就需要那麽多的生理改變以適應女孩這個角色。在我轉學時那些變化實在太顯著了。


在我離開我的舊學校時,乳房已經發育到了B杯。為了防止被發現,每天我都得把它們綁得緊緊的。那種感覺十分痛苦。因為我的乳房在發育時總是很痛,綁紮它們更是鑽心的疼。在老學校的最後一個學期我總是把自己鎖在洗手間�,打開綁帶讓自己從鑽心的疼痛中解脫一會。一到家更是趕忙鬆開綁帶,有時甚至在回家的路上就開始了這項工作。在公眾面前我總是小心地藏好自己的每一點改變,只有在家時才可以穿上女孩的衣服,如女孩般打扮。


(看樣子文章的名字實在重要,這可能是我發表文章中影響最大的一回了。謝謝觀世音的指點!——dingdang

第四章 穿著


過去我通常喜歡穿著牛仔褲和T恤衫,但在父母面前我總是戴著緊身胸罩和寬鬆的襯衫。單獨在家的時候我常常是不戴胸罩的。在我欲情如火的時候,我總是不停讚歎著自己越來越女性化的身材,很多次我甚至想讓它展示在大眾面前。我決定不加綁帶地上學去,這種想法總是讓我性欲高漲。我很高興那種瘋狂的想法最終沒有成為現實,回想起來,沒准我的內心深處一直期盼著某人會發現我的秘密!


在那個時候我扮演著4種角色,雖然每種角色都讓人不快。


1、在學校�我是一個柔弱的"女孩氣"的男孩
2、在父母和醫生面前我是一個TS
3、在私人的性幻想�我是一個性感的女孩
4、最後在我原始的本能�我厭惡所有TS的一切


令人瘋狂的是所有的特徵或角色都有著不同的要求!


我想對我的母親來說,接受兒子變性的事實是非常不容易的,雖然她從來沒公開承認這一點。最初她希望我在家的時候能象在學校�一樣堅持男孩的打扮,但是父親最終定下了我在家�穿著的尺度。


即使是象給我買在家�穿的女孩衣服這樣的小事,我的母親也感到非常困難。她經常在男性服飾中給我挑衣服直到我堅持要真正的女性款式,比如那種扣子在上的襯衫等。可以想像,給我買第一件真正的學生胸罩對她是多麽痛苦的事情。


因為在公眾場合我還是男孩打扮,買東西時媽媽並不帶我一起去。在她面前穿上那些衣服總讓我感覺象個怪物。我們倆對這種情況都不舒服,等了很長時間後我才開始穿上它們。


當我還是以男孩的身份上學時,我從來沒有勇氣自己去購買任何女性衣物。我自己購買的第一件女性用品是在轉學的那個暑假進行的。當時我已經全天女孩打扮了。


從我那時的眼光看,我的母親有很多性感的衣服。我總是喜歡在變裝的時候換上它們。我穿過她的高跟鞋、裙子、長統襪。她還有很多A杯的胸罩,有的還加了襯墊。奇怪的是大多數時間她都不戴胸罩,我真搞不懂她買那麽多幹什麽。我想我母親並沒有注意到我用過她的衣物,因為她從來沒有說過什麽也沒有問過我。


在我看來,媽媽給我買的胸罩總是很難看,硬梆梆的一點彈性也沒有。它們的罩杯都很大,肩帶也很寬,一點也不性感。在我變裝的時候我總是穿媽媽的胸罩。當我的乳房發育到她的胸罩容不下的時候,我感到非常的恐慌。雖然從科學的眼光我的乳房很正常,我卻總覺得自己成了大肥婆。再加上我那豐滿的乳房堆在胸前,不戴胸罩的時候總感覺礙事,於是我以為自己太胖了,甚至開始節食減肥。因為我一直認為小乳房更性感,象我這樣的簡直是醜陋,這種想法讓我更加沮喪。

第五章 自覺


在接受荷爾蒙及我的身體發生改變後,情況徹底地改變了。一回到家我就會除掉綁帶以及幾乎所有身上的衣服,然後赤裸著站在走廊上的穿衣鏡前。我的身上只有一條短褲,用來遮住我的陰莖。有時我也會把陰莖綁在兩腿之間,這下從鏡子�看來我完全是個女孩了。但這樣在我勃起時會十分難受,因此我很少這麽做。


有時我會呆呆地站在鏡子前什麽也不做,只是貪婪地欣賞著、讚美著我剛剛發育起來的處子之身。我在鏡子前擺弄著各種姿勢,很快就能挑逗起我的性欲。此刻我深深地愛著眼前那女性化的身軀,有時我會開始揉捏我那堅挺的酥胸,特別是撫弄那柔嫩的乳頭,那種感覺真是讓人癡狂!但現在對往事我只是感覺非常的慚愧心虛,這種懊悔的感覺隨著我生理改變的發展而愈演愈烈。但是這種感覺並不會影響我性衝動時的女性幻想。我會在鏡子前一會兒穿上,一會兒脫去女孩的衣服,搔首弄姿,然後很快被眼前的嬌娃挑逗得欲火中燒。這就好像是我在看自己演出的色情片,然後又被這激情的演出煽動得如癡如醉!每次幹完後我的情緒總是很低落,感覺自己就像是個大變態或是禽獸什麽的。


我也穿裙子和女裝,但那已經是在我變性開始很久之後了。我的父母並沒有鼓勵我這麽做,我自己對在眾人面前這麽穿也感覺很尷尬,因為我的初衷並不是在眾人面前裝扮成女性呀!我的母親總是試著除去或是減少我女性化的外表。雖然她從沒有公開表示過,但這從她給我買的衣服和她教我的行為舉止可以看出來。我知道對於我的情況她的心�並不舒服,要她適應這一切實在是太委屈了。何況我的親戚們的反應也讓人心碎。儘管這樣,在我轉校時,我的父母仍然通知了我的親戚。


我曾經和我的父母,主要是我的父親,談起過我的變性問題,但我並沒有告訴他我所遇到的問題,正象我從未告訴父母被人欺負一樣。於是,事情就這樣繼續下去了。


在我開始服用荷爾蒙前,我們一家三口經常有摟摟抱抱等身體接觸、身體暴露的情況。從那以後,這種身體接觸基本上消失了。我那迅猛變化的身體讓情況變得更糟。雖然以前裸露不是問題,但自從荷爾蒙治療後,那也成為禁區了。過去我們一家常常到公共浴室去,現在停止了;過去我常和父親緊緊地擁抱,現在我只會輕輕地抱一下,次數也很少。對於和父親擁抱我會感覺很害羞,但我和其他人擁抱時卻沒有任何問題。一堵看不見的牆橫在了我和父母之間。


雖然父母對我那麽快的生理變化可能也感到吃驚,但我們之間並沒有對此進行討論。我只能通過一些間接的言談和他們的舉止來揣摩他們的感覺。我意識到當初只要我告訴父母我的真實感受,其實一切都可以被停止,但我如此嚴重地愚弄了所有的人,一想到他們可能的反應我就感到懼怕!我沒有意識到不管他們的反應如何,我能從這瘋狂的境地�擺脫,我能夠仍然如男兒般生活,可能是CD或者TV,但決不是TS。對於那麽快的生理變化我很自然的反應就是拒絕。因此就連象留長髮這樣簡單的事情都讓我感覺十分不快。


在我男生學校的最後一個學期前,就在耶誕節邊上,我最後一次剪了男生頭。因此開學時我的頭髮不算太長。在耶誕節�,出於女性幻想的需要,我又時常希望自己能擁有一頭長髮。在我的個人性遊戲中,我那男子氣的頭髮總讓人掃興。每次看到鏡子�那短短的頭髮,眼前的美女立刻成為了泡影,剛剛興奮起來的快感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當然,這也許是應為雌性激素削弱了我的性能力,但當時我一心只是痛恨這頭短髮。老天!這種矛盾的心理真是讓人發狂!我從來沒有和醫生談過雌性激素對我性能力的影響,他們可能以為我壓根不會手淫,甚至連性幻想都還沒有呢。


在我被診斷為TS後,我和父親進行了一次嚴肅的談話。由於診斷結果與他事先的估計相似,他立刻接受了診斷結果。在談話中,他問我是否認同這一診斷,是否真的想成為一個女人,一個女孩。答案當然是肯定的。聽到我的回答後,父親向我保證只要我願意,他們會全力支援我的。接著他向我解釋了他和我的主治醫師商量好的治療方案,安慰我說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會成為一個女孩,一個如我所願的女孩。


我只記得當時的我如在夢中。父親的話聽起來是那麽的怪異而不真實。我不認為當時的我能夠充分認識到議題的嚴肅性,能夠充分理解那些嚴肅的談話內容。總之,在那次談話之前,我從來沒有穿過任何女式服裝。而從那以後,我和父母間再沒有就此問題進行過嚴肅的對話,一切都在按計劃進行了。


治療方案由我的主治醫師、我的父親和我的精神分析師協商後決定。就我的治療方案,他們之間磋商的次數比和我交流的次數要多得多。加上我又從沒有主動告訴過他們我的真實感受,我完全有理由猜測他們給我的治療方案並沒有真正對症下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