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6日 星期二

shemale star SamanthaFox 完成變性手術嬌嫩秀美戶

變性前還有大屌的模樣















但身為男兒身女兒心的她終究想要完全女兒身阿






















大方秀美屄囉~(有沒有羨慕啊姐妹們~)

2016年8月4日 星期四

KKBOX副總織田紀香╱台灣最美偽娘爸,教育女兒尊重每一個獨立個體


發稿時間:2016/08/03 13:17
最新更新:2016/08/03 13:37
網路名人織田紀香,是台灣人,卻有個像日本人的化名,生理性別為男性,外表性別卻是女性,「美艷動人」,被封為「台灣第一偽娘(男扮女裝者)」。
其實,他是人夫,也是人父。
織田紀香在現實生活中的身分,是KKBOX副總經理陳禾穎,也是個爸爸,與太太已經相戀、相識近20年,女兒今年準備上小學。外表時髦美豔的他,常給人職場強人的印象,但在他心中,家庭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他總是以「老大」稱呼太太、叫女兒「寶貝」,雖然性別認同是他生命中最難以解釋的課題,但其實私底下的他,就如同尋常父親般疼妻小,一家三口也常常一起外出,「只是老大喜歡低調,常叫我不要說話,因為我一說話,可能就會引發一些『眼神』,」織田紀香笑著說。
坦然做自己,外表也是一種選擇

織 田紀香留著一頭金髮,濃睫大眼,妝容新潮,身材玲瓏有緻,總穿著超合身服裝,踩著超過10公分的高跟鞋,每次出現都是完美形象,但他的生理性別確實是男 的,只是愛著女裝,「常常我一開口,旁邊的人就會內心大驚,像被『石化』了一樣,」他坦言,想做自己,就要承受很多旁人的關注,不過慢慢也習慣了。
外 界對跨性別者的家庭總有許多好奇,對此,織田太太說,他們的生活,其實很平凡,一樣忙著工作、一樣陪伴小孩,週末最常宅在家放空,有時也安排出國走走, 「三個人出門,還算自在,雖然有時候我會被認成他姊姊,令人滿火大的。」織田紀香則笑說:「這些年來台灣的『怪人』愈來愈多了,我這樣也還好。」
至於女兒,夫妻倆與她有個祕密約定,希望女兒不要把爸爸的情況說出去,「我早就跟寶貝聊過,說爸爸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外表不一樣,而這個社會原本就有很 多人因為各種原因,外表看起來跟別人不一樣,」織田紀香說,女兒已能理解此事,但年紀畢竟還小,要讓同學們也都懂實在很難,所以希望女兒能先保護自己。
回想起與太太初識時,織田紀香說,那時他專科3年級,著女裝,但並不美,裝扮也很誇張,有點不男不女的感覺,剛好當時很流行日本的視覺系藝人,太太以為他的打扮只是好玩。
「那時我們一群人去吃麥當勞,我忘記帶錢,就跟她借,後來就藉故要還錢,開始來往,」織田紀香回憶,兩人是一見鍾情。畢業後沒多久,有天早上,織田紀香正準備上班時,當時還是女友的太太突然打電話來說:「我看了幾個日子,我們來結婚吧!」他便答應了。
他透露,其實當時自己有人生規劃、有些想做的事情,但還是選擇先結婚再說,「現代人壓力都很大,大家忙著求生存,我當然也是,但我最盼望的,還是把家庭顧好,我覺得這才是最重要的。」
「女 方家長看我的眼神,當然是怪怪的,」織田紀香坦言,在結婚前,跟對方家長很少有交集,他的外表自然也有影響,但更關鍵的是,那時他還不懂如何跟長輩來往, 講話不甜,有時甚至還挑食,不吃岳母準備的東西。不過,太太常講織田紀香的好話,父母疼她,也就順著她,希望女兒過得好。
婚後兩人一直想要生孩子,但就是懷不上,跑過無數次醫院,還做了人工受孕,幸好順利生下女兒,「我原本想要生兩個,但身體實在沒辦法了,最近有在想,是不是可以領養一個孩子,」不過重視事業的兩人,還是會怕照顧不來,此事便先擱著。
對於女兒,織田紀香很疼愛,希望能讓她做想做的事情,學想學的東西,把好的都給她,例如女兒愛畫畫,新家裝修時就將其中一面牆做成烤漆玻璃,當成畫畫牆,而女兒想要學跳舞、想要做機器人、想要寫程式等等,織田紀香也都讓她多嘗試。

用身教引導女兒,太太是生命中最佳好友


他還常跟女兒說:「寶貝,我們來聊天好不好?」希望多點溝通,更了解孩子的生活與想法,如今女兒連跟同學有不愉快,都會跟他說、問他意見;織田紀香坦言,自己工作實在忙,現在又開始讀EMBA,能陪伴孩子的時間有限,所以他會盡量多跟孩子互動。
對於孩子的未來,織田紀香認為,不一定要走菁英教育、也不一定要很會念書,只要女兒開心就好,重點是適性發展,找到自己的路。倒是夫妻倆很重視孩子的禮貌,也盡量用身教來落實,希望孩子能慢慢克服遇到不熟的人會害羞、彆扭的個性。
「女 兒現在其實就像小時候的我,心中渴望交朋友,但又怕有挫折,只要對方不跟我們一起玩,就以為對方不喜歡我,」織田紀香說,女兒的個性很敏感,他會給較具體 的方向,例如,如果有同學沒揪她一起玩,就建議她主動邀同學玩,如果主動邀約還是沒效,織田紀香就會引導女兒思考是否邀約當時話沒說清楚。
跟 太太之間,兩人像是最好的朋友,「以前我會怕別人的眼光,很難真正敞開心胸,沒什麼熟朋友,跟老大相處時,我才比較放得開,」兩人愈來愈熟悉彼此,也就愈 來愈無話不談,織田紀香開玩笑說:「剛開始認識我時,她都覺得我好會講話、好有魅力喔!現在就覺得我很囉唆、很嘮叨。」
織田太太則說,老公化妝技術超好,常會忍不住「指導」她,甚至還會幫她貼假睫毛,而她目前最大的煩惱,就是自己常常運動也瘦不下來,老公卻怎麼樣都吃不胖。最近她迷上了韓星宋仲基,偶爾也會看看身邊美豔的老公,然後嚷嚷:「哎呀,我好想當宋太太喔!」
這就是織田紀香一家三口。身在網路圈,織田紀香明白世事瞬息萬變,產業有更迭、景氣有榮枯,但家庭的價值永遠不會變,一起共度的時光是最真實的。(文╱黃啟菱;攝影╱黃菁慧)



2016年7月29日 星期五

超可愛超萌 ladyboy



2016年7月28日 星期四

人與神的角色轉換:印度跨性別女神的節日

人與神的角色轉換:印度跨性別女神的節日

印度日誌2016年7月25日
印度德發南巴蒂南——在這個印度教的年度節日中,從跨性別女性向女神的轉變,是在虔誠而凝重的氣氛中進行的。笑容消失了,代之以無表情的面具。皮膚變成了石頭。
在印度南部泰米爾納德邦的一個小漁村,人們在準備「盜墓節」(Mayana Kollai)的表演,一些舞者進入重度的出神狀態,以至於看上去像是暈厥了。這些照片是由坎德絲·費特(Candace Feit)在過去三年裡拍攝的。
蔻蒂(kothi)在某些地區又稱海吉拉(hijra)、金納(kinnar)或阿拉瓦尼(aravani),選擇以這種方式生活的印度人的出生性別為男性,通常有男性情侶。
和西方的跨性別人士不同的是,她們脫離了保守的主流文化,加入了一種同樣保守的亞文化。其中一些生活在有森嚴戒律的公社裡,她們的領袖被稱為「母親」或「祖母」。
還有一些跟父母住,或成為異性戀家庭的家長。有許多人在少年時期就表露了身份,並因此遭受多年的奚落、毆打和受迫性交。
但是,在每年2月或3月舉行的節日期間,這些困擾會顯得無比遙遠。一切人類的表情都被消除,蔻蒂人開始變成她們膜拜的神靈的模樣。凡人與神建立了連線。——ELLEN BARRY

Candace Fei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隨着節日的臨近,蔻蒂表演者的表情肅穆起來。在為期十天的節日中,她們承諾不飲酒,免房事。男人不可進入為表演做準備的更衣室,準備工作在一片肅靜中進行。

Candace Fei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表演者擠在寺廟附近的一個小房間裡化妝,全過程耗時可達兩個小時。完成後,她們的臉會被遮蓋在一層色彩之下——成為半人半神。

Candace Fei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十天裡,村民會對蔻蒂人畢恭畢敬,他們蜂擁前來觀看她們的舞蹈,絕口不提她們的性別身份。蔻蒂人行走在小鎮街道上,家家戶戶都會來請她們進門,求得她們的祝福。

Candace Fei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傳統印度舞者卡薇亞·瓦什尼(Kavia Varshini)是泰米爾納德邦這一帶的名人。每次表演後穿過人群離開時,人們會湧上來拍照。她相對幸運:家人並不指望她結婚。

Candace Fei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莫佳娜(左)幫助那瓦莉穿上胸罩,兩人正在準備表演。

Candace Fei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隨着蔻蒂人在村裡聚集,競爭也會激烈起來。有一年,一個蔻蒂人遭到了其他人的冷落,因為只有她一個人的名字出現在了那年印發的節目單上,而這被認為是一種自我炒作。

Candace Fei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正在幫助另一位蔻蒂人的莫佳娜面臨家人的巨大壓力,要她儘快結婚。她正和自己的伴侶一起想辦法。她沒法想像自己和一個女人結婚或發生性關係,但通過婚姻獲得家人的認可,可以給她一片清凈。

Candace Fei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節日之後,她們的風光也告一段落,蔻蒂人將回歸平凡的生活。扮成女神安曼(Amman)的耶哈達·古魯(Jehada Guru)屬於村裡最窮的人之一:他在打散工,是兩個孩子的父親,跟一個在烘焙店打工的女人結了婚。

翻譯:經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