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2日 星期五

【夥伴實紀】我是跨性別,這是我的人生!(上)



小雅與酷兒盟夥伴媽媽桑、王男合影於花蓮彩虹嘉年華。
文/紅牌
我是小雅,我是女人,但好像一樣卻又不太一樣的女人,通常我們被賦予『跨性別』的稱呼。
自有記憶以來,那個連小朋友都男女界線分明的年代,我就一直認為我該是另一端的小朋友,然而,小朋友,哪有什麼說話的權利,那個時候連我想穿粉紅色的衣服都被罵『男孩子穿甚麼粉紅色!』。還沒上小學時,每天媽媽都會要我吃魚油,當時我還問媽媽:『吃了就可以當女生嗎?』媽媽為了哄我吃對著我點著頭。想當然也沒什麼改變,但當時真的是天真地期待每天吃魚油,然後有一天起床自己就是小女孩了。果然好傻好天真。
小學五年級時,某課堂上講到一個小孩總喜歡追著媽媽問『為什麼』。故事中有一句話我一直印象深刻:『為什麼男生不能穿裙子』,而這位媽媽也很直接的回答:『那你要穿就穿啊!』,當時我就真的好想好想跟媽媽說我也要穿裙子上課。但一直沒勇氣提這件事。
當時常常在家裡沒人時偷穿媽媽的裙子與高跟鞋,滿足一下自己內心的小女孩。但這件事沒多久就被發現了,但她沒有罵我,而是默默的把她所有的裙子收起來。自此到現在,除了一些婚宴等重要場合穿裙子外,其他時間都穿褲子。而媽媽說因為我穿裙子所以她不穿了。我想她以為可以藉此『矯正』我的行為。孰不知,她越是如此,我就越想穿裙子。
記得有個叔叔送我一個灰色老鼠造型的娃娃,每天晚上我都要抱著它才能入眠。我想那時候的我是接觸大人所謂『女生的玩具』,抱著它睡覺感覺一切好美好、好幸福。但當時外婆卻說我一直抱著它不肯放,有一天放學回家就不見了,至今沒人知道下落。
那個壓抑的成長期,小時候很胖很高,但自己陰柔的特質並沒有因為身材高大而被保護,反而被同儕欺負慘了。一直到國二升國三那年暑假,買了啞鈴開始健身,並努力讓自己由胖變壯,果然國三時被欺負的狀況改善很多。為了武裝自己不被欺負,除了體能的訓練外,也開始學習一些搏擊的技巧,另外因為宗教的信仰,更是訓練內心。我告訴自己,除了不被欺負,更要保護被欺負的人。
上了五專後到出社會,很長一段時間以為自己只是愛穿女裝的男生,也就是所謂的『CD(扮裝者)』,也自己買了一些衣服回來。當時只在自己的房間偷偷穿,但總覺得穿上女裝的我,才是原來的我。那個粗壯、男生的我,彷彿只是個面具,不真實的我。
記得有一天買早餐時,看著老闆娘熟練的動作,突然覺得自己既然無法成為女孩,為何不學習她們的優點呢?但越觀察,越學習,越痛苦!因為我要的卻不只這樣。不諱言,我自出社會到出櫃前的十多年間,從來不缺少交往的伴侶。當中有些甚至論及婚嫁,雖然現在都已和別人成家立業。但其實我反而慶幸都是已失敗收場,不然我現在的情況,想必不管是誰也很難面對吧。
我曾經做過印刷作業員、發過傳單、漁業加工、司機、會計、甚至開過店,很多行業都接觸過。雖然工作時的我很認真,但常常下班後,一個人跑到人少的地方,思索著:『我到底是誰?』、『我這樣的姿態來到這個人世是為什麼?』、『我有什麼使命嗎?』、『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幾年前,一個公視的節目 『誰來晚餐』中,看到台灣性別不明關懷協會的Abby 跟小芷的故事。當時心裡就在想:『不行!她們這麼勇敢,我呢?要一輩子渾渾噩噩這樣子下去嗎?要一直這麼痛苦的過日子嗎?』,於是給自己訂了一個『出櫃計畫』,開始慢慢留長髮、著裙子出門等等。雖然嘴巴上說,我只是愛穿裙子的男人而已!但自己知道,要慢慢地當回自己,內心是澎拜洶湧的。
2015年,我正式出櫃,先是向酷兒盟的夥伴出櫃,接著是學會的朋友、臉書上的公開、慢慢地在朋友場合公開。幸運的是大部分朋友都能接納與包容我,謝謝你們。
出櫃之後的事情才真正精彩,容妹子下集再續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