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日 星期六

【最坦白的跨性別(1)】 自拍短片記錄手術前後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306/19518347

若人生最難是對自己坦白,接受變性手術就是對自己徹底坦白。黃雪綾(Beatrice)不但鼓起勇氣面對想當女人的欲望,於去年接受手術,更親自拿起攝影機,記錄變性前後的心路歷程。

她以誠實的鏡頭盡訴心聲,甚至手術後的傷口都展現觀眾眼前。

讓身體誠實 手術後性器大特寫

現年三十五歲的Beatrice,去年八月終於獲得夢寐以求的女性身軀,但手術效果卻跟期望有落差。「手術前會把整件事美化,想像將會有很完美的陰道。」 她在紀錄片中毫不掩飾地笑道:「以前我擁有五吋長的標準亞洲人陰莖,現在卻只有三吋深的陰道,就連『以前的自己』也容納不了。」可是她並沒有失望,反而坦 然接受這些不完美,「有(女性性器官),而又是健全的,已經很好。」

全片言詞直白、貫徹寫實風格—— Beatrice甚至以大特寫拍攝手術後的器官,以及傷口復原的漫長過程;畫面堪稱觸目驚心,彷彿隔著螢幕都感受到痛楚。觀眾覺得震撼,她卻不以為然: 「反正許多人都好奇,我便拍下來滿足人的求知慾,你們大可把它看成生物堂的教材。我本來就喜歡誠實和赤裸地說話,而且又不是甚麼慚愧的事。」


紀錄片有不少露骨鏡頭,包括手術後的喉核與性器官傷口。 Beatrice過去多次參與說故事活動,藉以面對自己的過去。


Beatrice視三隻企鵝公仔如家人般,甚至在入院期間也不忘帶同牠們伴在身旁。 手術後,Beatrice反而較少化妝,因已不需以化妝慰藉女人心,反而可自信展現真實樣子。

 今天坦白昨日壓抑


曾有朋友說她誠實得過火,說沒有人想知道那麼多。假如她的坦白換來別人的不自在,可曾想過,她要活得自在是談何容易﹖

沒 有昨日壓抑,也許就沒有今天坦白:當初發現穿裙子會感到性興奮,Beatrice覺得自己是個怪人,理性上知道這不是男生應有的感受。曾經,她會抵不住衝 動,買一大堆裙子回家,但穿著照鏡又湧出強烈憎惡感,結果一怒之下把所有裙丟掉;只是穿裙子的慾望久不久又回來,教她墮入長期的無間循環。討厭自己,甚至 十多歲至三十歲的照片也刪除得七七八八。直至三十歲,Beatrice才逼使自己面對心理矛盾,接受要當女人的渴望。

從此成為真.女人?

手術幫助她脫離折磨,但另一個問題緊隨而至──自己是否一個「真.女人」?

曾 經身為男人的痕跡,不論先天的還是後天的,仍然殘留在Beatrice身上:輪廓、汗臭,還有步姿和聲線。紀錄片中有一段她分享的故事:「我曾參加聲線訓 練課程,希望讓聲線女性化一點……『啊……啊!(由練聲變成一記發洩的怒吼)』就是做不來。」她說若每天勤力讀書和讀報紙,提升音域,一年後應能持久及熟 練地模仿女生聲線。可是,朋友已聽慣這把低沉卻陰柔的聲線,生硬改變,反而不自然。

手術亦未必能改變其他人的眼光。出街引人注目是意料中事,意外的是身邊人的奇怪想法。曾經有女性朋友直言,擔心跟她逛街會讓旁人以為自己也是跨性別,故不敢相約;也有新朋友一聽到Beatrice開口說話,一秒變臉,由熱情相待變成不瞅不睬。

在紀錄片尾段,她不禁問了一個問題:「如果我沒有做變性手術,生活會比現在好嗎?」

訪 問時記者再問,她這樣答道:「怎麼秤也好,生活一定比以前好。每天生活總有很多時間是一個人,即使有伴侶或與家人同住,最重要還是自處時開心。」對她而 言,「成為真女人」只是偽命題——何謂真假不過是社會訂下的標準。自進入手術室那天,她已決定要重新掌握人生的主導權,正如她在片中說:「愛我,否則別管 我。」

下一集,我們會看看Beatrice手術後出人意表的戀愛運,敬請留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