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7日 星期一

時尚界走進「無性別」時代


�r尚界走�M「�o性�e」�r代

�r尚2015年8月28日
 
中性風將成為潮流中堅亦或只是曇花一現?

每當金伯利·韋森(Kimberly Wesson)脫下定製長褲和系扣襯衫,換上花朵連衣裙,她都會覺得若有所失。

「我覺得自己好像穿着別人的衣服,」韋森在曼哈頓下城的工作室里,邊喝着冰鎮桃紅葡萄酒邊說。她總是不喜歡穿裝飾太多的衣服,這讓好心的朋友們有點抓狂。「最後她們得求我,『你就穿條亮片裙吧』,『穿成《廣告狂人》(Mad Men)里的瓊那樣行嗎?』」她說。

根本就不行。韋森和生意夥伴艾米·周(Aimee Cho)把自己的時尚理念注入了「1.61」,這是一個不區分性別的時裝品牌,只有一年歷史,主要產品包括松身長褲、風衣和休閑襯衫,都是她們自己平時穿的東西,並且為男女提供了各種尺碼。

她們搭上了最新的設計潮流,這股潮流利用時尚界的性別模糊,縮小性別之間的鴻溝,今年年初便開始登上一流設計師的秀台,瑞克·歐文斯(Rick Owens)和古馳的亞歷桑德羅·米歇爾(Alessandro Michele)都在其列,他們兩人都喜歡一點點破壞男女裝之間原本刻板分明、一絲不苟的壁壘。

的確,如今的潮流很大程度上都是從時尚界對20世紀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的迷戀之中汲取力量,年輕一點的消費者和沉迷於那個時期的人致力於復興那個時刻,在當時,中性風格服飾很大程度上屬於那些搖滾貴族——像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和大衛·鮑依(David Bowie)那些人穿的亮晶晶的、和服式的衣服。

新鮮的是,這場運動又從一種它原本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得到動力,得到一種很酷的方式;先是有了最早的雛形,後來長足的發展則是來自寬鬆的文化氣候。

「五年前,我們還沒最好準備,」「開幕式」(Opening Ceremony)品牌的創始人之一休伯托·里昂(Humberto Leon)說,該品牌的先鋒店位於霍華德街,長期以來一直是中性風時尚的擁護者。「如今,不同的是,這股風尚有了一個標籤,」里昂說。「並且開始被大眾所接受。」
 

 
尼曼集團(Neiman Marcus)時尚總監肯·唐寧(Ken Downing)措辭更加強烈。

「我們正在目睹時尚界的地震,」他說,「人們開始廣泛接受一種沒有邊界的風格,它反映出年輕人的穿着方式。」

這個概念與許多設計師的想法不謀而合,比如拉德·休拉尼(Rad Hourani),他一月的走秀上展示的時裝完全不分性別,模特都帶着隱藏性別的面具;這股潮流啟發尼克拉·弗米切提(Nicola Formichetti)創立了中性街頭時裝系列Nicopanda;它還給Hood by Air和Public School等品牌帶來了靈感;而在此之前,歐文斯和馬丁·瑪拉吉(Martin Margiela)的系列中都有零散的中性風設計。

繆西婭·普拉達(Miuccia Prada)過去就曾經巧妙地推出過新的中性造型,最近,她也迫切地感覺到應當加入這股潮流,今年夏天,她在接受Style.com採訪時說,「我愈來愈感到,為兩性演繹同樣的理念,是一種本能的正確做法。」

如今一些年輕的美國人正走在這一進程的前列,其中包括1.61、Telfar和洛杉磯的69 Worldwide的設計師們,他們展示為兩性設計的同款服飾,和時代產生清晰的共鳴。

「千禧一代正在挑戰關於性取向的整個觀念,」JWT智庫的全球總監露西·格林尼(Lucie Greene)說,該智庫是智威湯遜公司(J. Walter Thompson)的時尚預報分支機構。「在12到19歲,被稱為『Z世代』的人群中,男性與女性的界限正日益模糊。」

潮流觀察者稱,這個人群對禁忌不屑一顧,傾向於蔑視傳統的性別標籤和其他死板的分類。這一代人喜愛品牌,然而又對打上標籤,預先包裝好的造型持有懷疑態度。他們低調,對logo小心審慎,經常去無印良品、優衣庫和Everlane的網店購買簡單、不出風頭的衣服。

他們當中有些人可能會喜歡Telfar,這是紐約一家擁有11年歷史的公司。在9月的紐約時裝周上,公司的設計師特爾法·克萊門斯(Telfar Clemens)將展示可以適合所有人的新系列,包括露肩背心、戰壕風衣和帶花邊的丹寧牛仔上衣及長褲,走秀的是一群中性風格的模特。克萊門斯把自己的姓名縮寫「TC」偷偷藏在許多服裝當中,不過他說,「我天生不喜歡做特別明目張胆的事情,我幾乎是下意識地放了這個名字縮寫進去。」

實際上,Mytheresa.com網站的採購主管賈斯汀·奧謝伊(Justin O』Shea)說,中性風對於設計師來說是一種恩惠。上個月他在接受在線行業出版物《時尚行業》(Business of Fashion)採訪時說,設計師們可以同時展示男女裝,這下就省了時間和金錢,還能打造出一種個性。

不管是在秀台上混淆性別界限,抑或是設計一款男女都能穿的服裝,這些做法都得到了公眾的認同。「現代消費者渴望參與到更大的圖景中去,渴望成為某種運動的一部分,」 奧謝伊說。

對於那些一度被視為禁忌的主題,人們現在就算不是坦率地迷戀其中的性感,至少接受能力也是日益提高了,這也從另一個角度反映出這種情緒。現在有了安德烈婭·皮吉斯(Andreja Pejic)和Lea T這樣的變性模特,他們為大品牌時裝發佈會和化妝品宣傳活動走秀;還有凱特琳·詹納(Caitlyn Jenner)這樣的超級名人;以及亞馬遜的《透明家庭》(Transparent)的主角莫特(Mort,傑弗里·坦波[Jeffrey Tambor]飾演,他向孩子們出櫃後就改了女名「莫拉」)等電視形象,他們都進一步把跨性別敘事推向主流視野。
 

Christelle de Castr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為了迎合這種情緒上的變化,Acne、Vince和Rag & Bone等前衛的商家開始把男女裝放在一起展示,有時還會在貨架上混合放置。今年,倫敦的塞爾福里奇(Selfridges)百貨公司把銷售空間的一個顯著位置劃給了「無性別」,這是一個店中店,Nicopanda、安·迪穆拉米斯特(Ann Demeulemeester)和李陽等性別模糊的品牌都混合放在這裡。

倫敦Liberty百貨公司總經理艾德·伯斯戴爾(Ed Burstell)說這個舉動是「開明的」。

「把整片櫥窗和地段都用來展示某種可能會消失的東西是一種冒險,」他說,「但這逼着我們進行必須進行的對話。」他說,Liberty自身雖然還沒有類似的商業計劃,但中性風的服飾佔了全店秋季時裝商品的25%。

許多女人都自由自在地接受了性別混淆的時裝概念,在奧丁(Odin)、卡德特(Cadet)和多佛街市場(Dover Street Market)購買小號的男裝。在古馳店內,米歇爾設計的秋季男裝系列剛剛到店,銷售人員說,購買其中一款蝴蝶領結襯衫的,主要是女人,而不是男人。

另一方面,時裝史學家與《時裝的犧牲品:路易十四與瑪麗-安托內特宮廷服裝》(「Fashion Victims: Dress at the Court of Louis XVI and Marie-Antoinette)一書作者金伯利·克利斯曼-坎貝爾(Kimberly Chrisman-Campbell)說,男人們「傳統上對於中性時裝潮流不聞不問。」

「我們可能會覺得我們處在一個新階段,但不一定是這樣,」她說。「我們說的是時裝界的尖端潮流,而不是能在J. Crew找到的東西。」

「然而,」克利斯曼-坎貝爾說,「這些潮流每出現一次,都會推動一點邊界。」

推動潮流的總是藝術家與行業之外的人。

「它非常女性化,」DJ兼音樂活動策劃者科爾曼·菲爾特斯(Coleman Feltes)這樣形容自己的系扣襯衫,上面大量裝點着雛菊、玫瑰和蝴蝶。上星期,菲爾特斯帶着孩子們回到商業區的家中時,穿這件襯衣搭配迷彩短褲,為自己的造型賦予一絲街頭氣息。他自信地說,「迷彩服蓋住了鮮花的氣質。」

不可避免的,時裝潮流前沿也在發生變化,質疑中性風是不是一種真正的潮流,有人認為它只是造型師的小把戲,是曇花一現的幻覺。

「我們的客戶特意來到這兒做那種造型,」下東區擁有四年歷史的Odd美容院店主賈德森·哈蒙(Judson Harmon)說,這家店以中性造型聞名,店門口迎客的人體模型半是男性,半是女性,強調着美容院的特色。

這個模特要被撤下來了,哈蒙說,「我們並不想放棄中性造型這個專長,但我們不再專註它了。」

本文最初�l表於2015年8月20日。
翻譯:董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