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5日 星期四

利菁被爆抽脂病危


中國時報【王雨晴、張睿纖╱綜合報導】
利菁爆出流感引發腎衰竭、肺積水,元旦緊急送醫,工作全面喊卡,據悉她病情嚴重,1個月內無法恢復錄影,至今住在國泰醫院加護病房,昨傳出她病危,病因竟是抽脂引起,但國泰公關人員昨態度低調,不願證實她住院。
讀者爆料利菁緊急住進國泰醫院內科加護病房,之前她發出聲明:因到德國出外景過勞,節目停擺,但讀者指稱,真相是愛整形的她去抽脂,加上生病,引起腎衰竭,已在國泰加護病房,卻不照醫生囑咐插管,昨傍晚呼吸急促,生命一度危險。
老公在旁看護
是否因抽脂引發生病、日前赴德有無做抽脂手術?她的經紀人雅雯昨嚴厲否認:「不要亂臆測好不好,她的病情我該說的,第一次都說明了,請給她時間休養好嗎?別打擾她了。」她坦承利菁還住在加護病房,老公負責看護,「她意識清楚,肺積水、腎衰竭有改善,指數都有回升。」她的節目中只有台視《鑽石夜總會》存檔不足,製作人薛聖棻昨說:「我得了流感,先讓我休息兩天,忙完除夕特別節目,再想這個問題。」也沒有否認她抽脂的意外。
藝人抽脂引發病危有前例,張淳淳2010年在美容診所腿部雷射融脂,後開記者會控訴遭感染「非結核分枝桿菌」,引發40處長肉瘤潰爛,住院100天還不能康復,每次換藥需兩小時,她曾「痛到想輕生」,「診所幫我做最後一次手術後,要我過兩天到國泰醫院就診,去的前一天我昏倒,白血球超過2萬,引起器官衰竭,台大證實我感染這種沒人痊癒過的菌,嚴重會死,好一點要終身服用抗生素。」
抽脂不當易致命
林口長庚整形顯微重建外科主任鄭明輝昨說,抽脂量一次不能超過5000c.c,手術時間也不能超過5個小時,不然容易導致血壓、體溫下降,電解質不平衡或失血過多,增加脂肪栓塞風險,嚴重者恐有生命危險。抽脂手術後注意傷口保養,如果術後保養不當,或病人免疫力不足、手術用具清潔不易,導致傷口感染、發炎,可能引發敗血症。

2012年1月2日 星期一

男兒身女人心! 服兵役性別問題引爭議

.彰化一名20歲的男學生小葵,從小自認自己是女生,之前就讀國中時,不但留長頭髮,還穿女生運動服,甚至連老師都還不知道,原來她是「男生」,最近收到兵役通知單,讓小葵很傷腦筋,到底怎麼辦,兵役單位表示,按照一般程序,當事人必須到醫院檢查,或求助心理科醫師判別性別,否則依法還是得要服兵役。
上妝撲粉畫眼線,再仔細的戴上假睫毛,20歲的小葵一舉一動,流露出女生愛美的特質,其實他是不折不扣的男兒身,為了存錢變性,晚上還到PUB打工。

客人:「好美喔。」記者:「你知道他是男的嗎?」客人:「他是男的,啊。」


小葵:「國一的時候,就是喜歡班上的男生。」
為了不讓家人擔心,每次一回家就馬上卸妝,但現在問題來了,小葵接到兵單,即將面臨兵役問題。小葵:「我就覺得自己是女生,然後我沒辦法跟這麼多男生相處,我覺得我進去會被欺負的很慘。」
醫生:「不管他是想要變性,或者是要當兵的問題,都需要經過精神科醫生,給他做一定的判定。」
小葵說他不想逃兵觸犯兵法,現在只有走一步算一步,或是向醫生諮詢,證明自己有性別認同障礙,希望能為自己爭取機會,繼續當個快樂的女人。

被困錯誤軀體 小葵煩兵役

「我是女生,怎麼去當兵?」小葵有個男生軀體,體內卻困住錯誤的靈魂,從小就自認是女孩,目前面臨兵役問題的「她」相當困擾,不知如何是好。員林榮民醫院泌尿科主任盧令一建議,小葵應檢查染色體是否正常,或求助心理科醫師判別,否則依法還是要服兵役。


廿歲的小葵,母親十五歲時生下他後不久就離家不知去向,過去廿年都是與父親同住,雖然過著一樣的童年,但他說,從國小稍微懂事起,就認為自己是個「女生」,而且喜歡男生,上國中後,也因為學校不是很注意及未硬性規定穿制服,他留長頭髮、穿女生運動服,一直以來,不少老師都還不知道她是「男生」。
小葵就讀高職時,因為要幫忙家計,休學到彰化市一家PUB打工,應徵時,他一身女生妝扮,負責人看「她」有著修長美腿,長得又漂亮,舉手投足都很輕柔,於是馬上錄取。但小葵沒說謊,坦承是男兒身,結果,PUB老闆不僅不以為意,還鼓勵他,「不用想太多」。小葵努力賺錢,就是想去變性。
小葵在PUB工作,端酒、端水,跟客人聊天、唱歌,從來沒有人知道「美女」竟是男人 ,久而久之,大家混熟了知道,也不以為忤,只是,意外狀況來了,部分明知他是男兒身的男客,甚至挑明要「追求」。
小葵也交過男友,還曾經同居過,他說,住在男友家好幾個月,對方父、母也都沒發現他的真實身分。只是,一直過著「少女不知愁滋味」生活的小葵,最近心事重重,原來,她接到兵役單位的召集令。
盧令一醫師指出,以小葵的案例,最好是到泌尿科求診檢查是否天生染色體就有問題,再不然的話,就必須接受心理醫師的診查,只有證明自己的性別或性別認同有問題,才有可能不用當兵。
...

小美坦然出櫃 男扮女裝上班去

..中國時報【李翰╱高雄報導】
「阿姨再見!」玩完旋轉木馬後,揮著手向負責服務管理該項遊樂設施的「小美」道再見,「小美」也親切的以甜美的笑容揮手回應。

「小美」今年廿一歲,從小在小康家庭成長,在父母呵護下未吃過什麼苦,但奇怪的是,「小美」從小就喜歡玩洋娃娃、扮紅妝、喜歡男生,為什麼說奇怪呢?因為「小美」其實是個「男孩」。

還小嘛!「小美」的母親對他的特別喜好也沒有在意,穿的玩的都任他選擇。當「小美」越長越大後,母親雖查覺到「小美」特異性向,但也未予以「糾正」,甚至是接受。

「小美」也知道母親懂「她」,便在母親前坦然「出櫃」,但卻不敢面對父親,然父親也未說過或責怪什麼,「小美」揣測相信父親也早查覺了,只是放在心裡不說罷了。

「小美」說,他知道不少有「性別認同」問題同儕在學校會遭霸凌,但他未曾遭到霸凌過,與其說未曾被霸凌,不如說是他懂得如何應付。
「小美」對自己「性別錯置」坦然面對,但遭到歧視時,他懂得逆來順受、自嘲,讓他人霸凌力道不至於傷自己太深,他知道越畏縮越容易遭致欺負,不如勇敢面對,主動加入同學圈圈。
由於「小美」正向思維與樂觀態度,在學校活動裡,往往被推舉出來當主持,他也不吝表現,久而久之,大家也接受了他。

「小美」表示,他很感謝媽媽從小教他以何種態度去面對歧視的話語,由於母親懂他,他與母親也無話不說,他到現在都一直記住母親對他說:「別人對你的無禮話語,都是你上進的動力。」

「小美」訓練自己自食其力,選擇就讀義大夜間部,並到「義大世界」應徵白天的工作,而他也毫不隱藏的穿著女裝去應徵,誠實告訴公司他的「情況」,公司很貼心的為他選擇到遊樂場工作,因為遊樂場較無男女顧客購物時可能碰到的尷尬場面。

「小美」歷經過兩次刻骨銘心的戀愛,但最後都以分手收場,究其原因,「小美」有點哀怨地說,其實他們還是愛「真的女生」。
...

Queen | Son and Daughter (Rainbow March 1974)


注意歌詞頗有意思,同時成為兒子和女兒
為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