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0日 星期六

《搜神記》中的變性人與連體嬰

  《搜神記》是我國古典名著之一,也是一部公認的神怪小說,許多研究我們古代民間傳說與神話的學者,每將它和《山海經》、《淮南子》等相比。然而,詳閱該書,即可發現其文體與一般小說不同,它沒有一般小說的情節和主角,也沒有章回小說的伏筆和高潮,有的只是一條一條各不相干的記載,因此,我們寧可稱《搜神記》為一部古代神話與民間傳說的記錄,較為正確。
  該書作者為晉朝人干寶,官拜『散騎常侍』。不過目前流傳的二十卷本,並非干寶原著,後人增改的地方相當多,這是民間傳說經常發生的事。他的原著也有許多不是自己寫的,四庫全書目錄提要即說『第六卷第七卷全抄〈續漢書五行志〉』。
  整本《搜神記》並不全是有價值的民間傳說,妖狐鬼怪的記錄相當多,因此舊文學家將它看成談神說怪的小說,而摒棄在主流文學門外。新文學家沿此觀念,世不屑一讀。事實上有點冤枉,書中若干記載不僅真實,而且可當研究史料,價值頗高。

變性人
  《搜神記》共有五則變性人的記載,都在卷六與卷七之中。
  第一則發生在戰國時代魏襄王十三年(公元前306年),『有女子化為丈夫,與妻生子。』
  第二則發生在西漢哀帝建平四年(公元前3年),『豫章有男子化為女子,嫁為人婦,生一子。』
  古代認為女變男為吉,男變女為凶。『京房易傳』說:『女子化為丈夫,茲謂陰昌,賤人為王;丈夫化為女子,茲謂陰勝陽,厥咎亡。』又傳說:『男化女,宮刑濫;女化男,婦政行也。』
  因此西漢哀帝時的變性人事件,在長安城中就傳聞『陽變陰,將亡;繼嗣,自相生之象。』又說『嫁為人婦,生一子者,將復一世,乃絕。』結果過了兩年,哀帝崩卒,其弟繼位為平帝,只在位五年就被王莽篡位。
  第三則發生在東漢獻帝建安七年(公元202年),『越雋有男子化為女子,時周群上言:「帝哀時亦有此變,將有易代之事。」』到了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東漢亡,曹丕自許州遷都洛陽,國號魏,史稱曹魏,三國時代開始。
  第四、五則都發生在西晉惠帝之時(公元293至294年),『惠帝之世,京洛有人一身而男女二體,亦能兩用人道,而性尤好淫。天下兵亂,由男女氣亂,而妖形作也。』及『惠帝元康中,安豐有女子,曰周世寧,年八歲,漸化為男,至十七八,而氣性成,女體化而不盡,男體成而不徹,畜妻而無子。』
  事實上此二則都是陰陽人的記載,和變性人不完全相同。然而,古代都認為這些事情和國運兵亂有關,實在牽強。

連體嬰
  《搜神記》的連體嬰記載也有五則,也都在卷六卷七之中。
  第一則發生在西漢平帝元始元年六月(公元一年),『長安有女子生兒,兩頭、兩頸,面俱相向,四臂,共胸,俱前向,尻上有目,長二寸所。』尻是背脊骨末端,長有眼睛是相當奇怪之事,若不理會『尻上有目』的記載,這一段連體嬰的描述倒和現代連體嬰忠仁、忠義尚未分割前的模樣完全一致。
  第二則發生在東漢靈帝光和二年(公元179年),『洛陽上西門外女子生兒,兩頭,異肩,共胸,俱前。』
  第三則發生在靈帝中平元年六月壬申(公元184年),『雒陽男子劉倉,居上西門外,妻生男,兩頭共身。』
  第四則發生在東漢獻帝建安年間,『至建安中,女子生男,亦兩頭共身。』
  第三則記載相當簡略,可注意的是在東漢靈帝時,上西門外就有二件連體嬰記載,是否該地風水奇特?
  第五則發生在西晉愍帝建興四年(公元316年),『其年十月二十二日,新蔡縣吏任喬妻胡氏,年二十五,產二女,相向,腹心合,自腰以上,臍以下,各分。』
  當時有位內史叫呂會,說:『按瑞應圖云:「異根同體,謂之連理。異畝同潁,謂之嘉禾」。草木之屬,猶以為瑞,今二人同心,天垂靈象。故易云「二人同心,其利斷金。」休顯見生於陳東之中,蓋四海同心之瑞,不勝喜躍,謹畫圖上。』
  將連體嬰附會成四海同心,也實在是這位內史才想得出來的拍捧之言,和變性人附會成兵亂一樣,實在是古人的無稽之談。

原載於 1982 年 8 月號《自然》雜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