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4日 星期二

TransWorld - Moby (whispering wind)

a lovely and beautiful song for us.

Some pictures from transgender, transsexual, in... (more)
Added: December 03, 2007
Some pictures from transgender, transsexual, intersexual and homosexual people ...

This world isn't only black and white, it is a world of colors ...
Hope you aren't only black or white in your mind and your heart ...

2007年11月2日 星期五

英軍官變性丟差 怒告歧視




戰功彪炳 卻自覺「像穿迷彩服的芭蕾舞孃」


【王潔予╱綜合外電報導】「我希望表裡一致,所以必須這麼做,否則大家只有在葬禮上見。」42歲英國女子珍漢米爾頓娓娓道出動手術變性的決心。現在外貌姣好的珍,變性前是出生入死的陸軍軍官,戰功彪炳。然而,變性手術讓她失去軍職,一心追求幸福的她,決定要控告英國國防部性別歧視。

珍漢米爾頓(Jan Hamilton)過去名叫伊恩(Ian)。伊恩生在蘇格蘭東北岸的保守漁村,10歲被送進寄宿男校,屢遭同學欺凌之餘,又被一名男老師性侵。18歲畢業,伊恩進入知名的桑德赫斯特皇家陸軍軍校。他在35歲通過英軍最嚴苛的「飛馬連」特訓,習得徒手殺人技能。服役20年間,他赴波士尼亞、阿富汗及伊拉克等前線,殺敵不落人後,多次獲得贈勳。

原可300萬年薪當發言人
珍回憶道:「我完全迷失方向。我那時想,從軍可以變成一個沒人敢欺負、敢施暴的漢子。」但他內心卻仍渴望成為一名舉止優雅的淑女,他自稱就像個穿著迷彩服的芭蕾舞孃。

今春,伊恩從10名角逐者中勝出,取得英軍駐直布羅陀總部門發言人職務。上任前一刻,因透過媒體宣布打算接受變性手術,撼動國防部,年薪約300萬元台幣的差事就此泡湯。珍的說法是,軍方命令他穿軍裝接受身體檢查,但他認為自己從今年一月就開始作女裝打扮,也改了名字,軍方要求是強人所難,而且她三度上書國防部,該部不理不睬。她赴泰國動手術前,即決定控告國防部歧視性別。

她當時表示,「我因為是變性人,就失去了未來,他們不讓我做真正的我。他們刁難我,因為我讓他們難堪。我把牆上的勳章都拆了,我曾為傘兵團冒險犯難,而我只是要他們回報一些尊嚴。」國防部回應是,所有第一線的軍人轉入全職的後備體系前,都須經過一定程序,但遲不受檢的「伊恩」未按章行事。
讓珍傷心的不止國防部,在她宣布要動手術後,她的父母快遞了一箱她的個人用品,還附上連署信,信上寫著,「我們的兒子死了,別再和我們聯絡。」珍說:「我簡直崩潰了。」



想自盡幸女友鼓勵變性
所幸,她有女友瑞裘的支持。2004年結束第一段婚姻的「伊恩」,在工作中認識特約記者瑞裘,兩人日久生情。珍說去年聖誕假期,她滿腦子都在想如何自盡,「就在除夕夜,我試圖上吊,還拿刀抵著自己的喉嚨,告訴瑞裘我不能再這樣活著了。」她最後在女友鼓勵下接受諮商,進行手術,目前兩人仍住在一起。




漢米爾頓臉部整形手術
由於男女性臉形五官有差異,因此漢米爾頓在變性的同時,也進行了臉部改造手術。
頭髮:從腦後移植頭髮到腦前,遮蓋後退的髮際線。
前額:部分前額骨削去、重整後,以鈦螺栓固定。
雙眼:眼窩挖深,再把眼皮從中劃開,縫成杏桃形。
鼻子:碾碎、刨去部分鼻骨及軟骨,重新塑形。
嘴唇:切開後擠成如碧姬芭杜的性感翹唇。
資料來源:英國《每日郵報》

變性者遭革職事件
2007/02/27 美國佛羅里達拉戈市委員會投票開除行政官史丹頓(Steve Stanton),因他宣布將動變性手術。
2007/02/26 變性者布萊爾(Jennifer Anne Blair)控告美國科羅拉多州健保公司,因對方以性別議題開除她,讓她無法拿到取得碩士學位必須的實習證明。
2007/01/17 台灣嘉義縣協同中學以「污染學生心靈」為由,開除準備動手術變成女性的數學老師Janet。
2005/09 美國資訊工程師布瑟特(Jessica Bussert)2004年於美國接受變性手術後,遭服務的「日立儲存系統」(Hitachi Data Systems)歐洲總部革職。她在英國提出告訴。
1998/05 澳洲吸塵系統公司AstroVac開除被併購的公司負責人曼濟茲(Sharon Menzies),因她接受變性手術。曼濟茲提告勝訴,至少獲賠40萬澳幣(約1165萬元台幣)。
資料來源:綜合外電、《蘋果》資料室

2007年11月1日 星期四

三種注射方式SOP

皮 下 注 射

目 的 : 使 藥 物 經 由 皮 下 吸 收 , 以 達 到 預 防 或 治 療 疾 病 的 效 果 。
準 備 物 品 :
藥 物
注 射 器 及 針 咀
棉 球 盅 ( 盛 無 菌 棉 球 )
消 毒 溶 液 ( 用 0.5 % Hibiiane in 75% Alcohol )
腎 形 盆
注 射 盒
針 咀 插
處 方 紙 ( 注 射 藥 物 紙 )
小 鋸
注 射 托

步 驟
齊 集 物 品 。
細 讀 藥 物 的 日 期 、 名 稱 、 劑 量 、 給 藥 時 間 及 途 徑 。
取 出 藥 物 , 將 其 上 標 籤 資 料 與 處 方 紙 ( 注 射 藥 物 紙 ) 上 的 資 料 核 對 。
計 算 藥 量 。 ( 需 按 藥 瓶 說 明 書 上 指 示 , 加 入 指 定 份 量 的 溶 劑 )
抽 取 藥 物 。 ( 抽 取 前 要 核 對 一 次 )
將 已 抽 取 藥 物 的 注 射 器 驅 氣 , 並 再 核 對 一 次 。
將 已 預 備 的 針 藥 , 放 在 注 射 盒 內 , 連 同 棉 球 盅 、 腎 形 盆 及 處 方 紙 ( 注 射 藥 物 紙 ) , 帶 到 病 人 處 。
核 對 病 人 資 料 無 誤 。
告 知 病 人 需 要 進 行 注 射 。
圍 上 屏 帳 ,保 障 病 人 私 隱 。
預 備 病 人 接 受 注 射 的 部 位 。
評 估 該 部 位 是 否 適 宜 注 射 。 ( 需 長 期 注 射 藥 物 者 ,如 胰 島 素 , 應 輪 換 注 射 部 位 , 以 防 皮 下 脂 肪 組 織 受 到 嚴 重 的 耗 損 , 及 組 織 有 太 多 的 瘢 痕 生 成 , 組 織 受 損 會 妨 礙 藥 物 的 吸 收 )
消 毒 注 射 部 位 的 皮 膚 。
注 射 藥 物 。
注 射 後 將 注 射 器 放 於 腎 形 盆 內 , 切 記 不 要 將 針 咀 套 回 , 避 免 意 外 刺 傷 。
把 病 人 安 頓 好。
簽 名 於 處 方 。
觀 察 病 人 有 否 即 時 的 不 適 及 申 訴 。
收 拾 及 清 潔 各 物 。
有 異 常 情 況 須 向 醫 生 報 告 。
皮 內 注 射

目 的 :
將 藥 物 注 入 表 皮 與 真 皮 間 , 藉 以 :
評 估 病 人有 沒 有 感 染 到 某 種 疾 病 , 例 如 結 核 病 。
評 估 病 人 對 某 種 藥 物 , 例 如 Penicillin , 有 沒 有 過 敏 反 應 。
接 種 疫 苗 , 例 如 卡 介苗 。
作 局 部 麻 醉 ( 多 為 醫 生 施 行 ) 。
準 備 物 品 :
藥 物
注 射 器 及 針 咀
無 菌 棉 球
Ether ( 75 % Alcohol )
腎 形 盆
注 射 盒
針 咀 插
處 方 紙 ( 射 藥 物 紙 )
注 射 托
無 菌 水
小 鋸

步 驟
齊 集 物 品 。
細 讀 藥 物 的 日 期 、 名 稱 、 劑 量 、 給 藥 時 間 及 途 徑 。
取 出 藥 物 , 將 其 貼 上 標 籤 資 料 與 處 方 紙 ( 注 射 藥 物 紙 ) 上 的 資 料 核 對 。
計 算 藥 量 。 ( 需 按 藥 瓶 說 明 書 上 指 示 , 加 入 指 定 份 量 的 溶 劑 )
抽 取 藥 物 。 ( 抽 取 前 要 核 對 一 次 )
將 已 抽 取 藥 物 的 注 射 器 驅 氣 , 並 再 核 對 一 次 。
將 已 預 備 的 針 藥 , 放 在 注 射 盒 內 , 連 同 棉 球 盅 、 腎 形 盆 及 處 方 紙 ( 注 射 藥 物 紙 ) , 帶 到 病 人 處 。
核 對 病 人 資 料 及 查 核 其 疫 苗 注 射 記 錄 咭 資 料 無 誤 。
告 知 病 人 需 要 進 行 注 射 。
預 備 病 人 接 受 注 射 的 部 位 。 ( 通 常 為 左 上 臂 二 角 肌 )
評 估 該 部 位 是 否 適 宜 注 射 。
消 毒 注 射 部 位 的 皮 膚 。
要 待 注 射 部 位 皮 膚 乾 後 才 注 射 。
緩 緩 注 入 藥 物 , 讓 皮 膚 隆 起 一 個 小 泡 。 ( 若 無 阻 力 , 表 示 可 能 是 將 針 咀 插 入 過 深 )
迅 速 拔 出 針 咀 , 以 乾 棉 球 輕 輕 印 去 小 泡 周 圍 的 藥 液 。 ( 不 要 按 揉 注 射 部 位 , 因 會 加 速 藥 物 的 吸 收 )
注 射 後 將 注 射 器 放 於 腎 形 盆 內 , 切 記 不 要 將 針 咀 套 回 , 避 免 意 外 刺 傷 。
為 病 人 整 理 衣 服 及 被 舖 。
簽 名 於 處 方 紙 及 填 寫 疫 苗 注 射 記 錄 咭 。
收 拾 及 清 潔 各 物 。
肌 肉 注 射

目 的 :
使 注 射 藥 物 由 肌 肉 吸 收 , 以 達 到 治 療 效 果 。
準 備 物 品 :
藥 物
注 射 器 及 針 咀
棉 球 盅 ( 盛 無 菌 棉 球 )
消 毒 溶 液 ( 用 0.5% Hibitane in 75% Alcoho1 )
腎 形 盆
注 射 盒
針 咀 插 ( Needle cap holder )
處 方 紙 ( 注 射 藥 物 紙 )
注 射 托
鋒 利 物 品 盛 器
Hibisol 一 瓶 ( 為 多 位 病 人 施 行 注 射 時 , 期 間 不 方 便 洗 手 , 可 使 用Hibisol 清 潔 雙 手 )
無 菌 水 常 ( Water for injection )

步 驟
齊 集 物 品 。
細 讀 藥 物 的 日 期 、 名 稱 、 劑 量 、 給 藥 時 間 及 途 徑 。
取 出 藥 物 , 將 其 貼 上 標 籤 資 料 與 處 方 紙 ( 注 射 藥 物 紙 ) 上 的 資 料 核 對 。
計 算 藥 量 。 ( 需 按 藥 瓶 說 明 書 上 指 示 , 加 入 指 定 份 量 的 溶 劑 )
抽 取 藥 物 。 ( 抽 取 前 要 核 對 一 次 )
將 已 抽 取 藥 物 的 注 射 器 驅 氣 , 並 再 核 對 一 次 。
將 已 預 備 的 針 藥 , 放 在 注 射 盒 內 , 連 同 棉 球 盅 、 腎 形 盆 及 處 方 紙 ( 注 射 藥 物 紙 ) , 帶 到 病 人 處 。
核 對 病 人 資 料 無 誤 。
告 知 病 人 需 要 進 行 注 射 。
圍 上 屏 帳 ,保 障 病 人 私 隱 。
預 備 病 人 接 受 注 射 的 部 位 。
評 估 該 部 位 是 否 適 宜 注 射 。
消 毒 注 射 部 位 的 皮 膚 。
注 射 藥 物 。
注 射 後 將 注 射 器 放 於 腎 形 盆 內 , 切 記 不 要 將 針 咀 套 回 , 避 免 意 外 刺 傷 。
把 病 人 安 頓 好。
簽 名 於 處 方 。
觀 察 病 人有 否 即 時 的 不 適 及 申 訴 。
收 拾 及 清 潔 各 物 。
有 異 常 情 況 須 向 醫 生 報 告 。

2007年4月3日 星期二

幫助考慮您的性別身分的問題

如果您有機會讀這頁, 您大概是有一些與性別相關的問題。這頁是問題我彙集幫助您澄清您的感覺的名單和想法。頁解釋各種各樣的選擇不同於transitioning 和並且提供小心反對transitioning 。在您開始之前, 我會想做是基本上正義的幾闡明因此您不採取什麼我太嚴重說。在最後您將必須選擇為你自己任何道路是最佳為您。這些是唯一我的想法、感覺, 和看法。這些問題根據我的個人經驗以transitioning 。他們並且根據所有我看見了在人民中有transitioned 或考慮transitioning 。

闡明、定義, & 假定
這些是正義問題。這在不是一個被確認的心理措施!! 那是這不是一個' 測試' 為transsexuality 。沒有可能認為的心理合法的測試誰是並且不是transsexual 。

這些問題是正義的幫助您考慮許多transitioning 的不同的方面。您的反應不是正確或錯誤答復。我不給"答復鑰匙" "等級" 您的答復。沒有"完善的比分。" 當我給出個人例子和回答那只對幫助做得清楚什麼我意味由問題。我不意味我感到我的答復是' 正確的' 答復。

這是正義的一些想法從transsexual 對她"性別詢問的" 兄弟和姐妹。雖然一些我的問題從讀心理文學出來關於我們, 這不是療法! 我不是幫助行業心理學家。我是一位科學心理學家, 手段我設計實驗嘗試和瞭解怎麼人們是。我沒有特殊治療技能並且我不應該一定被重視作為"當局" 如果您如果轉折。實際上, 我甚而不感到治療師能繼續下去真實的當局如果您如果轉折。它是某事, 只您能是當局。

這些問題是為任何人對他們的性別身分表示懷疑。為了寫問題為大家, 我需要使用一些心理用語。二您應該知道是"生物性" 和"目標性。" 您的生物性根據您是出生與的性器官。您的目標性是您考慮您也許是的性。例如, 如果您也許是男性對女性transsexual 然後您的生物性是"男性" 並且您的目標性是"女性。"

我假設, 您花費大多數您的時間出席作為您的生物性。例如, 如果您也許是女性對男性transsexual, 多半時間您然後提出自己作為女性(既使您出席作為一名非常男性婦女) 。如果您已經度過多數您的生活作為您的目標性, 特別是如果您無法應付是您的生物性, 它已經是大概相當清楚您是transsexual!

問題
想像您能開始生活, 從您是出生的片刻。知道一切您現在知道, 您得到選擇性您是出生。您會做出什麼選擇? 為什麼您做出了那個選擇? 什麼也許是好關於您的生活如同您選擇的性? 什麼也許是壞關於您的生活如同您選擇的性?

現在嘗試輕微的轉彎在您假定: 想像您能開始生活, 從您是出生的片刻。知道一切您現在知道, 您得到選擇改變僅有二件事的當中一個。(1) 您能改變您和或(2) 您能改變您的感覺是出生的性因此您從未有所有性別身分問題。那是如果您也許是女性對馬律transsexual 您能選擇是男孩或出生因為一個女孩沒有曾經感覺您是或應該是男孩。

多數人民是性別概要。那是心理學期限使人的傾向劃分人成男孩和女孩。認為, 嘗試記住某人您的目標性認為的時期, "Oh 您正義think/feel 那樣因為您是man/woman 。" 您怎麼感覺關於被編組方式? 這導致了您任何疼的感覺嗎? 您怎麼反應了? 總之, 性別概要怎麼是您? 那是您經常說事如"男孩是?and 女孩是? 或您設法使分組減到最小其他人做由說事像, "可能男孩和女孩是不同的像您言但這不是一個非常大區別。"

您曾經故意穿戴了和或故意表現了像您的目標性嗎? 您做了這用' 大' 方式或' 小' 方式, 或兩個在不同的時刻嗎? 為例子作為我的個人' 小' 方式如我佩帶大poofy schrunchies 握我長的頭髮幾年在我曾經考慮transitioning 之前。' 大' 方式的例子是出去在天(或更長的) 提出作為您的目標性。您什麼有動機這些事? 如果您未做任何如此物, 為什麼不是?

您曾經被指責了故意穿戴或故意表現像您的目標性即使您故意地沒有做□那? 並且, 某人曾經指出了怎麼您的行為的方面是像您的目標性即使您沒有意識到那? 那怎麼做了您感受? 您認為什麼? 您曾經採取步驟沒有特徵像您的目標性嗎? 例如, 我過去常保持我的手被摺疊在我的後面之後某人明確地曾經告訴我多麼少女我的手勢是。

在您早期的童年期間(在青春期之前) 什麼是您的朋友像? 描述您的最好的朋友。他們是男孩或女孩嗎? 什麼是您喜愛的類型戲劇? 何時您演奏了與玩具' 意味' 為您的生物性, 您演奏了與他們用典型的方式? 例如, 我過去常有我演奏以方法成他們典型作為朋友和家庭的火柴盒汽車(一個定形地男孩樣玩具) 。它在只在過去幾年之內當學習我發現幻想戲劇的發展心理學如這是特點女孩。什麼做您的朋友選擇和活動選擇從青年時期告訴您關於誰您是。有您被禁止做是的活動, 那您真正地想做? 為什麼您被禁止做那? 您怎麼反應了?

您對你自己說事像, 我真正地不是transsexual 因為我無法辨認以定義: "人被困住在婦女的身體" 或"婦女被困住在一個人的身體。" 如果您說, 您也許考慮可能性這些是正義流行文化鉛板, 不是定義。有確定地是transsexual 誰言事像那裡是某事"深深告訴他們的裡面" 他們他們是男孩或女孩。但有並且不感覺那樣的transsexuals 。您也許考慮發現在怎樣之外人民考慮或感覺他們的transsexuality 。一個地方開始是我內省的transsexual 鏈接頁。

您對你自己說事如, "是太晚為我對轉折", "我是太老的", 或"但願我能去回到(一些更加早期的點在我的生活中) 我然後會轉折。" 如果您說事如那您也許考慮可能性您犯一個經典推理錯誤稱"下沉的費用謬論。" 我寫了其它雜文在您能讀我的"居住的生活" 部分的這個題目。

大家有許多身分並且性別身分是只他們的當中一個。例如, 我有非常強烈的感覺關於是科學家。我感到有某事科學家份額共同興趣並且這是方式非科學家通常是的另外形式。"科學家" 是我的身分的當中一個。什麼是您的身分? 哪個是最重要對您。您是願意改變您的性肯定您的性別身分嗎? 性變動怎麼也許影響您的其它身分? 例如, 我是驚嚇我也許不能再成為科學家如果我transitioned 。

您真正地想要是相反性或您想要是' 幻想' 相反性嗎? 大家有幻想關於什麼他們的生活也許是像如果他們做出不同的決定但現實比我們想像經常結果更大量世俗。您現實地考慮了什麼您獲取和丟失將將由transitioning? 嘗試這鍛煉: 摺疊紙片入四個部分和標記他們"讚成男性", "精讀男性", "讚成女性", 和"精讀女性。" 現在寫許多件事如同您能認為為各個小組。例如, 在"精讀女性之下" 寫您能認為那也許是壞關於被重視作為女性的所有事。

您有"性別煩躁不安" (即您感到有真正地壞事關於您被察覺作為您的生物性) 或您有"性別幸福感" (即您感到有真正地偉大事關於您被察覺作為您的目標性) 。您也許有兩個。如果您誠實地沒有性別煩躁不安您也許是謹慎的關於您不是現實的關於您的幻想的可能性。

您是感覺那裡任何錯誤以是一名同性戀者、女同性戀的婦女, 或cross-dresser 嗎? 如果您, 考慮如果您設法應付以您真正地是由相信您的您的恐懼也許是transsexual 。它是完全地好如果您有對任何的秘密恐懼這些小組。多數人民做由於社會stigmatize 這些小組的方式。我希望您將需要某個時候探索每個這些小組。您大概發現所有奇怪社區的部份包括您喜歡的人並且人們您不會將。您將找到人在她是難以相信地好和其他人是完全地討厭的每個這些小組。如果您花費足夠時間與任何這些小組, 您也許看多麼不同各個小組是並且怎麼他們是像大家。

就您的選擇而論
有您考慮較少' 極端' 步應付您的性別身分問題。以我所見, 有您能採取較不極端步驟的二種寬廣的方式。單程創造' 次要' 生活作為您的目標性。您也許週末cross-dress 或假期或其它場合。或您也許得到介入trans 、性別男同性戀者、阻力、bigender, 等社區作為您的生活的一個方面。

其它寬廣較少' 極端' 步應付您的性別身分問題將帶來您離您的目標性較近。您也許捲起, 束縛, 或包裝。您也許androgynously 穿戴。您也許得到任意手術像乳房亞當斯蘋果的減少或減少。您也許採取其它步驟為您的身體像激素或電析。如果您設法行動如您是生物性, 您也許停止!!!!! 您可能讓自己是一個少女男孩或一個男孩樣女孩因為您也許發現您能仍然有許多朋友和生活當仍然出席作為您的生物性。實際上, 您也許簡單地有好關係因為您非常不再將佔領您的時間設法是皮某事! 您也許甚而開始告訴您辨認更多以您的目標性比您的生物性的人。

您也許考慮療法因為它可能幫助以許多我們的生活的方面。我從未實際上有療法幫助我以性別問題因為我沒去療法直到在我出席之後當女性每大部份的時間和我去療法出席作為女性和請求幫助與HRT 和SRS 。但即使如此療法有價值為我與我的自尊問題打交道。您能讀更多關於我的經驗在療法在我的心理學部分。Transitioning 非常幫助了我以自尊和其它問題, 但療法也是非常幫助了我。記住您不需要去療法轉折; 您能去療法改進您的生活的質量。您甚而不需要專家在性別身分問題得到很多幫助從治療師。

小心注意事項
大家轉折不是愉快以他們的決定! 我甚而知道的幾位崗位操作transsexuals, 雖然他們說他們更加愉快, 那不那麼容易知道。我遇見了被填裝充滿憤怒和怨恨和從未行動通過它的幾位崗位操作transsexuals 。我遇見了居住在' transgender ' 亞文化群而不是是裡更大的世界的部份的幾位transsexuals 。我看見曾經有家庭和事業放棄一切的人們並且' 幸運地' 有巨大的離婚解決。我有看見放棄他們工作的人們(以一些合理化為什麼他們可能不能轉折當那裡) 並且搬入一棟小公寓。其他人被射擊。我看見人使用他們的畢生積蓄對逗留掩藏在' transgender ' 亞文化群幾年來只是能對轉折因為他們會花費他們的生活儲款。我要求安排金錢大量的transsexual 只是掩藏為什麼她沒有得到工作因此她能探索什麼它將像居住作為婦女。為什麼不得到工作作為女服務員與人民相處融洽誰不是transsexuals? 我擔心她因為她變得隱退並且她沒有行動任何像什麼多數婦女行動像。但是女服務員是"在她之下" 並且得到一個工作在她的領域是"明顯地" 不可能的因為婦女不能有她的簡歷。我看見說的人們I "有" 對轉折。他們"更加愉快: 現在但所有他們曾經談論是他們的過去。他們從未似乎有希望和夢想為他們的未來。他們居住在憤怒在宗教機關或前配偶、或將責備的家庭成員, 或他人。我甚而必須停止談與一些transsexuals 因為它是正義的太多使我多次聽見他們的同樣惱怒的故事。他們不能停止並且他們不能改變他們的故事因為他們的故事在所有關於過去。雖然怎麼能他們改變? 他們沒有生活除了他們的過去作為他們的生物性。

我不是唯一一個誰注意這。當我提及了它對我的治療師, 她說她看了同樣事物。她說有"而不是從壁櫥出來, 僅僅來入更大的壁櫥的transsexuals 。" 我不意味建議這是固有地壞。您也許真正地愛生活作為' transgender ' 亞文化群一部分。但那是非常與生活不同作為人或婦女。請是確切關於什麼您設法達到當您轉折。某些人民真正地是transgenderists 。總之我感到他們是相當涼快的即使我親自不辨認與他們。Transgenderists 真正地是愉快和自信以他們的選擇質詢一個二進制性別系統。但有並且他們真正的文化的活外部的人民因為他們是太被驚嚇或惱怒或缺乏信心加入世界。投擲在"反對之外二進制性別系統" 強有力的修辭意味□什麼如果它來自某人恨世界, 喪失他們的自信面對生活, 和不喜歡自己作為人。有時"transgenderism" 是大花梢詞為掩藏一個大差錯。

我不意味說您必須來一天和是完全地自信和愉快作為您的目標性。像, 在是以後全時經過一年我是緊張的關於第一次教我自己的課作為女孩。我教了在作為男孩之前。但是緊張的沒有意味我對教不抱希望。我喜愛教! 並且教那些課是令人敬畏的經驗! 我愛怎麼我得到與我的學生關係和我自己! 那給我更多信心面對所有生活的方面和是我自己! 每片刻我居住作為女孩, 既使當壞事發生, 幫助授權我居住和增長和愉快。我過去常整個地傾吐自己入學術材料。我變得隱退對世界和越□越社會上笨拙。並且我能合理化它對我自己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包括多少更加成功我比所有那些一般的人民浪廢他們的時間在社會事打算是。並且我在一些方面正確。我大概不是我能是的這位令人驚訝的科學家如果我投入了一切我的精神入那。但我恨人。我恨生活。我經常考慮了自殺從第三年級。但我甚而未考慮自殺一次從去全時。每天我學會更多關於我自己。我冒更多險。我顯示。我真正地居住。並且我愉快。

反語是, 我看見轉折用相反方式的某些人民。我知道是什麼它像恨世界和恨大家。並且我能感覺它在我遇見了在' transgender ' 社區的某些人民。他們有知識分子聽起來方式辯解恨手段□什麼對我因為恨不是幸福無論知識分子它聽起來。

一個最後的評論
因為您讀我的問題和評論幫助您澄清您的選擇, 您也許決定您真正地是transsexual 或您真正地不是transsexual 。但我希望您將考慮重新考慮關於您的決定用其它方式。它是真正地不事關如果您是或不是transsexual 。您是您! 並且人們能重新解釋transsexual 因此它意味關於任何東西! 有甚而單一地定義transsexual 作為某人轉折的許多心理學家。好了並且它是可能為人得到採用辯論如果他們"真正地是transsexual 。" 但真正的問題, 和唯一的問題, 您需要回答是這: 什麼道路為您的生活將讓您愉快?

最好祝願在您的個人旅途和發現您的個人幸福。

Madeline

我希望性別身分& Transgenderism 參觀的"心理學" 是有用和情報的為您。實際上, 我希望參觀能有是令人深思事情感移動和為您。它被採取很多為我對推測誰我是並且何處我適合世界。分開怎樣我現在看見自己是為什麼我與您分享這些經驗。它是由於我持續開發這個網站的您的參觀! 我很大地會讚賞如果您會考慮投入 鏈接 在您的站點對我的站點。

版權 ©1998 年到2004 GenderPsychology.org; 版權所有在文字、網設計, 和圖表設計。

Questions to Help Thinking about Your Gender Identity
Chances are, if you're reading this page, you probably have some kind of gender-related issue. This page is a list of questions and thoughts I have put together to help you clarify your feelings. The page also explains various options other than transitioning and offers a caution against transitioning. Before you begin, I just would like to make a few clarifications that are basically just so you don't take anything I say too seriously. In the end you will have to choose for yourself whatever path is best for you. These are only my thoughts, feelings, and opinions. These questions are based on my personal experiences with transitioning. They're also based on all I've seen among other people who have transitioned or have considered transitioning.

Clarifications, Definitions, & Assumptions
These are just questions. This in not a validated psychological measure!! That is, this is not a 'test' for transsexuality. There is no psychological valid test which can say who is and who is not a transsexual.

These questions are just to help you consider many different aspects of transitioning. Your responses are not right or wrong answers. I'm not giving an "answer key" to "grade" your answers. There is no "perfect score." When I give personal examples as answers that only to help make clear what I mean by the question. I don't mean I feel my answers are the 'right' answers.

This is just some thoughts from a transsexual to her "gender-questioning" brothers and sisters. Though some of my questions come out of reading the psychological literature about us, this is NOT therapy! I'm not even a helping-profession psychologist. I'm a scientific psychologist, which means I design experiments to try and understand how people are. I have no particular therapeutic skills and I certainly should not be thought of as an "authority" on if you should transition. Actually, I don't even feel a therapist can be a true authority on if you should transition. It's something that only you can be the authority about.

These questions are for anybody who is questioning their gender identity. In order to write the questions for everybody, I need to use some psychological terms. Two that you should know are "biological sex" and "target sex." Your biological sex is based on the sex organs you were born with. Your target sex is the sex you are considering you might be. For example, if you might be a male to female transsexual then your biological sex is "male" and your target sex is "female."

I'm assuming that you spend most of your time presenting as your biological sex. For example, if you might be a female to male transsexual, then most of the time you present yourself as female (even if you present as a very masculine woman). If you already spend the majority of your life as your target sex, especially if you can't deal with being your biological sex, it's already probably pretty clear that you're a transsexual!

Questions
Imagine you could start life over, right from the moment you were born. Knowing everything you know now, you get to choose which sex you are born. What choice would you make? Why did you make that choice? What might be better about your life as the sex you chose? What might be worse about your life as the sex you chose?

Now try a slight twist on your hypothetical: Imagine you could start life over, right from the moment you were born. Knowing everything you know now, you get to choose to change one and only one of two things. (1) you can change the sex you're born as or (2) you can change your feelings so you never have any gender identity issues. That is, if you might be a Female-to-Male transsexual you can choose to be been boy or be born as a girl without ever feeling you are or should be a boy.

Most people are gender-schematic. That's a psychology term for people's tendency to divide people into boys and girls. Thinking back, try to remember a time where somebody of your target sex said, "Oh you just think/feel that way because you're a man/woman." How do you feel about being grouped that way? Did this cause you any hurt feelings? How did you respond? In general, how gender schematic are you? That is, do you often say things like "boys are ?and girls are ? or do you try to minimize the groupings others make by saying things like, "maybe boys and girls are different like you say but it's not a very big difference."

Have you ever purposely dressed as or purposely behaved like your target sex? Did you do this in a 'big' way or a 'small' way, or both at different times? For an example take on of my personal 'small' ways like I wore big poofy schrunchies to hold back my long hair for several years before I ever considered transitioning. An example of a 'big' way is to go out for the day (or longer) presenting as your target sex. What motivated you to do these things? If you haven't done anything like this, why not?

Have you ever been accused of purposely dressing or purposely behaving like your target sex even though you weren't intentionally doing that? Also, has somebody ever pointed out how an aspect of your behavior is like your target sex even though you weren't aware of that? How did that make you feel? What did you think? Have you ever taken steps not to have traits like your target sex? For example, I used to keep my hands folded behind my back once somebody explicitly told me how girlish my hand gestures are.

During your early childhood (before puberty) what were your friends like? Describe your best friends. Were they boys or girls? What were you favorite types of play? When you played with toys 'meant' for your biological sex, did you play with them in the typical way? For example, I used to have matchbox cars (a stereotypically boyish toy) which I played with in a way that personified them as friends and family. It was only in the last few years when studying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that I found out fantasy play like this is more typical of girls. What do your friend choices and activity choices from youth tell you about whom you are. Were there activities you were forbidden to do, that you really wanted to do? Why were you forbidden to do that? How did you respond?

Do you say things to yourself like, I'm not really a transsexual because I can't identify with the definition: "man trapped in a woman's body" or "woman trapped in a man's body." If you're saying that, you might consider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se are just pop-culture cliches, not definitions. There definitely are transsexual who say things like there's something "deep inside" them that tells them that they are a boy or girl. But there are also transsexuals who don't feel that way. You might consider finding out how other people think or feel about their transsexuality. One place to start is my introspective transsexual links page.

Do you say things to yourself like, "It's too late for me to transition", "I'm too old", or "If only I could go back to (some earlier point in my life) then I would transition." If you say things like that you might consider the possibility that you're making a classic reasoning error called "the fallacy of sunk cost." I wrote another essay on this topic which you can read in my "living life" section.

Everybody has lots of identities and gender identity is only one of them. For example, I have very strong feelings about being a scientist. I feel there's something scientists share in common and it's different form the way non-scientists usually are. "Scientist" is one of my identities. What are your identities? Which ones are most important to you. Are you willing to change your sex to affirm your gender identity? How might a sex change influence your other identities? For example, I was scared I might not be able to become a scientist anymore if I transitioned.

Do you really want to be the opposite sex or do you want to be a 'fantasy' of the opposite sex? Everybody has fantasies about what their life might be like if they make different decisions but often reality turns out to be a lot more mundane than we imagine. Have you considered realistically what you'll gain and lose by transitioning? Try this exercise: fold a sheet of paper into four sections and label them "pro-male", "con-male", "pro-female", and "con-female." Now write as many things as you can think of for each group. For example, under "con-female" write all the things you can think of that might be bad about being thought of as female.

Do you have "gender dysphoria" (i.e. you feel there's something really bad about you being perceived as your biological sex) or do you have "gender euphoria" (i.e. you feel there's something really great about you being perceived as your target sex). You might have both. If you don't honestly have gender dysphoria you might be a bit more cautious about the possibility you're not being realistic about your fantasies.

Do you feel there's anything wrong with being a gay man, lesbian woman, or a cross-dresser? If you do, consider if you're trying to cope with your fears about which you really are by believing you might be a transsexual. It's completely okay if you have secret fears of any of these groups. Most people do because of the way societies stigmatize these groups. I just hope you'll take some time to explore each of these groups. You'll probably find that all parts of the queer community include people you'll like and people you won't. You'll find people in each of these groups her are unbelievably nice and others who are completely obnoxious. If you spend enough time with any of these groups, you might see how diverse each group is and how they're just like everybody else.

Considering Your Options
Have you considered a less 'extreme' steps to deal with your gender identity issues. In my opinion, there are two broad ways you can take less extreme steps. One way is creating a 'secondary' life as your target sex. You might cross-dress on weekends or vacations or other occasions. Or you might get more involved in the trans, gender queers, drag, bigender, etc communities as just one aspect of your life.

Another broad less 'extreme' step to deal with your gender identity issues is to bring you closer to your target sex. You might tuck, bind, or pack. You might dress more androgynously. You might get optional surgeries like breast reduction or reductions of the adams apple. You might take other steps for your body like hormones or electrolysis. If you've been trying to act like you're biological sex, you might stop!!!!! You might just let yourself be a girlish boy or a boyish girl because you might discover that you could still have lots of friends and a life while still presenting as your biological sex. In fact, you might have much better relationships simply because you will no longer occupy so much of your time trying to be hide something! You might even start telling people you identify far more with your target sex than your biological sex.

You might consider therapy because it can help with many aspects of our life. I never actually had therapy to help me with gender issues because I didn't go to therapy until after I was presenting as female a large part of the time and I went to therapy presenting as female and requesting help with HRT and SRS. But even so therapy has been very valuable for me in dealing with my self-esteem issues. You can read more about my experiences in therapy in my psychology section. Transitioning helped me a great deal with self-esteem and other issues, but therapy helped me a great deal too. Remember you don't need to go to therapy to transition; you can go to therapy just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your life. You don't even need a specialist in gender identity issues to get a lot of help from a therapist.

Important Note of Caution
Everybody who transitions is not happy with their decision! I even know several post-op transsexuals who, though they say they're happier, that's not so easy to tell. I have met several post-op transsexuals who are filled with anger and hate and never move passed it. I have met several transsexuals who live in a 'transgender' sub-culture rather than being a part of the larger world. I've seen people who once had families and careers that give up everything and 'fortunately' have a huge divorce settlement. I've seen people who quit their jobs (with some rationalization about why they couldn't possibly transition while there) and move into a small apartment. Others are fired. I've seen people use their life savings to stay hidden in the 'transgender' sub-culture for years but be able to transition because they would spend their life-savings. I've asked a transsexual who had plenty of money but hid why she didn't get a job so she could explore what it's like to live as a woman. Why not get a job as a waitress to interact with other people who aren't transsexuals? I was worried about her because she became reclusive and she didn't act anything like what most women act like. But being a waitress was "beneath her" and getting a job in her field was "obviously" not possible because no women could have her resume. I've seen people who say I just "had" to transition. They're "happier: now but all they ever talk about is their past. They never seem to have hopes and dreams for their future. They dwell in anger at religious institutions or ex-spouses, or family members, or somebody else who's to blame. I've even had to stop talking to some transsexuals because it was just too much for me to hear their same angry stories over and over again. They couldn't stop and they couldn't change their stories because their stories were all about the past. Though how could they change? They had no life except their past as their biological sex.

I'm not the only one who notices this. When I mentioned it to my therapist, she said she saw the same thing. She said there are transsexuals who "rather than coming out of the closet, merely come out into a bigger closet." I don't mean to suggest that this is inherently bad. You might really love a life as part of a 'transgender' subculture. But that's very different from a life as a man or woman. Please be clear about what you're trying to achieve when you transition. Some people really are transgenderists. Overall I feel they're pretty cool even though I don't personally identify with them. Transgenderists really are happy and self-confident with their choice to challenge a binary gender system. But there are also other people who live outside of their real culture because they're too scared or angry or lack the confidence to join the world. Throwing out powerful rhetoric of "thwarting the binary gender system" means nothing if it comes from somebody who hates the world, loses his or her confidence to face life, and doesn't like himself or herself as a person. Sometimes "transgenderism" is just big fancy words for hiding a big mistake.

I don't mean to say you have to come-out one day and be completely self-confident and happy as your target sex. Like, even after being full-time over a year I was nervous about teaching my own class for the first time as a girl. I taught before as a boy. But being nervous didn't mean I gave up on teaching. I love teaching! And teaching those classes was an awesome experience! I love how I got to relate to my students as myself! That just gives me more confidence to face all aspects of life and be myself! Every moment I live as a girl, even when bad things happen, helps empower me to live and grow and be happy. I used to pour myself entirely into academic stuff. I became reclusive to the world and more and more socially awkward. And I could rationalize it to myself in all sorts of ways including how much more successful I was going to be than all those average people wasting their time in social things are. And in some ways I was right. I'm probably not going to be this amazing scientist I could be if I put everything of my spirit into that. But I hated people. I hated life. I considered suicide constantly since third grade. But I haven't even considered committing suicide once since going full-time. Every day I learn more about myself. I take more risks. I assert myself. I really live. And I'm happy.

The irony is that I see some people whom transition in the opposite way. I know what it's like to hate the world and hate everybody. And I can feel it in some people I've met in the 'transgender' community. That they have intellectual sounding ways to justify hating themselves means nothing to me because hating yourself isn't happiness no matter how intellectual it sounds.

A Final Comment
As you've read my questions and comments to help you clarify your choices, you may have decided you really are a transsexual or you really aren't a transsexual. But I hope you'll consider rethinking about your decision in another way. It's doesn't really matter if you are or aren't a transsexual. You are you! And people can redefine transsexual so it means just about anything! There are even many psychologists who define transsexual solely as somebody who transitions. That's it. And it's possible for people to get caught up in debates about if they "really are a transsexual." But the real question, and the only question, you need to answer is this: what path for your life will let you be happy?

Best wishes in your personal journey and finding your personal happiness.

Madeline

2007年3月31日 星期六

最新研究: 口交也許能大量減少婦女罹患乳癌的風險


星期四, 2003 10月2 日, 被張貼: 上午9:19 EDT (1319 格林維志時間)

(AP) --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研究發現,一個星期一到二次,從事口交性行為和經常吞下精液的婦女,也許可以減少百分之40他們罹患乳癌的風險。

醫生從未想到在口交性行為和乳癌之間有任何關連性, 但新研究執行在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開始建議,那裡能是一個重要鏈接在二者之間。

過去十年有15,000 名婦女的研究中被懷疑從事經常性口交和被吞下射出的精液流體, , 研究員發現那些通常實際上從事性行為,一個星期一到二次,比那些有乳癌一更低的發生率且沒有增加罹患的風險,然而,那些罹患乳癌的婦女通常沒有從事口交。

"我認為口交實際上是一次健康性行為。" 說A.J. Kramer 博士約翰斯・Hopkins 醫學院,他未被介入這次研究。"我由這些研究結果, 但上午驚奇並且被激發, 研究員也許發現了一個相對地容易的方式降低婦女乳癌發生率。"

大學研究員注重, 雖然乳癌是相對地不凡的, 所有步驟被採取減少風險會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只與規則occurance 願您的機會被減少, 因此我鼓勵所有婦女那裡做口交 每他們的每日慣例的重要部份," 說海倫娜Shifteer, 博士研究員的當中一個在大學。"從研究的誕生, 我設法至少一次每隔一個晚上fellate 減少我的機會。"

研究被報告在醫學研究星期五的學報裡。

1991 年, 43,582 名婦女死了於乳腺癌, 依照由全國巨蟹星座學院報告。

Len Lictepeen, 副首領醫療人員博士為美國癌症協會, 前述婦女不應該忽略或"貶低" 這些研究結果。

"這在將來有希望地將改變婦女的實踐和樣式, 造成案件的一個嚴厲下落數字," Lictepeen 說。

快研究展示說在乳癌風險的沒有增量在那些是, 任何原因, 通常不願口交。

"有確定地肥沃地面為更多研究。許多跨步今後現在志願為相關研究對計劃階段, "他說。

幾乎每名婦女, 從事口交性行為, 但這是這次事件發生產生變化, 言研究員的頻率。並且關鍵似乎是在精液中的蛋白質和酵素數量,但研究員再等更多測驗資料。

研究包括了二個小組, 6,246 婦女年齡25 到45 誰從事了口交 和經常吞下在過去五到十年, 並且沒有或沒有吞下的9,728 名婦女。從事了和吞下的小組婦女有沒有百分之10.4 的乳癌率百分之1.9 和小組的乳癌率。

"研究結果建議,有其它起因為乳癌除缺乏規則口交 以外," Shafteer 說。"這是起因之ㄧ, 不是就這起因造成的。"


Study: Fellatio may significantly decrease the risk of breast cancer in women
Thursday, October 2, 2003 Posted: 9:19 AM EDT (1319 GMT)

(AP) -- Women who perform the act of fellatio and swallow semen on a regular basis, one to two times a week, may reduce their risk of breast cancer by up to 40 percent, a North Carolina State University study found.

Doctors had never suspected a link between the act of fellatio and breast cancer, but new research being performed at North Carolina State University is starting to suggest that there could be an important link between the two.

In a study of over 15,000 women suspected of having performed regular fellatio and swallowed the ejaculatory fluid, over the past ten years, the researchers found that those actually having performed the act regularly, one to two times a week, had a lower occurance of breast cancer than those who had not. There was no increased risk, however, for those who did not regularly perform.

"I think it removes the last shade of doubt that fellatio is actually a healthy act," said Dr. A.J. Kramer of Johns Hopkins School of Medicine, who was not involved in the research. "I am surprised by these findings, but am also excited that the researchers may have discovered a relatively easy way to lower the occurance of breast cancer in women."

The University researchers stressed that, though breast cancer is relatively uncommon, any steps taken to reduce the risk would be a wise decision.

"Only with regular occurance will your chances be reduced, so I encourage all women out there to make fellatio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ir daily routine," said Dr. Helena Shifteer, one of the researchers at the University. "Since the emergence of the research, I try to fellate at least once every other night to reduce my chances."

The study is reported in Friday's Journal of Medical Research.

In 1991, 43,582 women died of breast cancer, as reported by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Dr. Len Lictepeen, deputy chief medical officer for the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said women should not overlook or "play down" these findings.

"This will hopefully change women's practice and patterns, resulting in a severe drop in the future number of cases," Lictepeen said.

Sooner said the research shows no increase in the risk of breast cancer in those who are, for whatever reason, not able to fellate regularly.

"There's definitely fertile ground for more research. Many have stepped forward to volunteer for related research now in the planning stages," he said.

Almost every woman is, at some point, going to perform the act of fellatio, but it is the frequency at which this event occurs that makes the difference, say researchers. Also key seems to be the protein and enzyme count in the semen, but researchers are again waiting for more test data.

The reasearch consisted of two groups, 6,246 women ages 25 to 45 who had performed fellatio and swallowed on a regular basis over the past five to ten years, and 9,728 women who had not or did not swallow. The group of women who had performed and swallowed had a breast cancer rate of 1.9 percent and the group who had not had a breast cancer rate of 10.4 percent.

"The findings do suggest that there are other causes for breast cancer besides the absence of regular fellatio," Shafteer said. "It's a cause, not THE cause."

2007年3月26日 星期一

出櫃或不一定要全部出櫃 (TO BE OUT OF THE CLOSET OR NOT TO BE AT ALL)



Negation is also to distract ourselves. So if a bunch of gurls are inside a bar, church or casino that is fine, because who enter there should be aware what is going to find, not only around but in front of himself, in a flat and shining mirror. But if we are inside with people that we are use to be, are we out of the closet? Isn't that building a bigger one?



To be outside is nice, especially when you do that all the time, specially the first several years of the rest of your life. What do you think is the worst nightmare that happens when you get out dressed like a lovely lady?

- to be recognized by my mom!

- to be confronted with my folks or my siblings



They should be on your side, so some of them already new or suspect. What other people are doing is just leave small evidences, especially to the person in the family that you can talk and also you can trust in. You can write, you can make a cassette, and DVD or even a YouTube video, the main points should to address:



1. That is nobodies fault.

2. That is not a rational thinking, or in other words is in your brain hardware, deeply wiring, so you can stop with a lot of frustration, an sooner or latter you will do it again, transgenderism is just a disease like homosexuality when you do not accept what you are (Egodistonic), it is a kid of paradoxical cause, if you denied there are some pressure that you built up inside. BUT OTHE THAN THAT IS A NORMAL ALTERNATIVE WAY OF BEING THAT HAPPENS 1 IN 30 000 CHILDREN THAT ARE BORN (Except in some Countries like Thailand in which numbers are shorter than that 1: 3000 and 1 : 180).

All this kind of build up in pressures once they are strong result in nonvery well calculated manifestations, and usually that make you in a transitory out of control.

3. Beside of these protected and closed places you should get out whit friends, you can use mask, or covert your face, use solar glances, havy make-up, and not only pride parade but at least once a week, in molls, public places, you sould make people aware that you hhave been around so they do not have to be afraid. People must be use to the third gender. That should be the goal: to remove the stereotype that all Ts, TV, Cross dress are in escort, hair, dressing business. Gurls in that area are very respectable and are the leading or scouts of the field.

We have to make the change as women in early 1900 when the fight for their right of voting, that now seems t oevery one so obvious, or to African American to sit what ever the want in public transportation or Jews not to be force to have a symbol in their clothes.

So you as a world community and people that support you we have the obligation of make this trans-homophobia part of history, no one is going to do that for us.

Why is important to remove the stereotype? Among other things to validate that since the beginning of our history as human beings transgender were among us.

Because what we have learn about neurosciences of self-awareness, transgender as a human group has the same connections of limbic system (emotions) that biological women. So it is not just to exclude them a crime but because they are especially sensitive to feelings and love, the rejection and marginality, could cause in them a serious damage, that last life time



So because our narrow mind, because all the prejudice, we as human beings, we are wasted a source of love, complementing an understandings even for man and woman relationships, as in Greek times, in which women and androgynies were part of a evaluative strategy to compensate the excessive libido that evolution put into males, because the maternal and child death during pregnancy and delivery.



The main source of problems against TG are men themselves, so they need to be educated that I is normal to feel attracted toward Transgender Women, that is the reason that evolution or God creates them, jus to control the sexual drive in heterosexual man. Also that they are no homosexuals, because gays they feel attraction between them without the necessity to changes body appearance. So a transsexual MtF could be attracted to male or female or both oh them. So that is a different channel.



If women think that TG are a competency they are wrong too, for obvious reasons. Beside, transgender women are a kind of bridge of communication and harmony, because TG wants to learn from Women, and there is a synchrony of emotions between them.



So lets say that for a long period of time humans beings have lived in a big mistake, hide our feminine of masculine desires, just because was against regulations, or against reproductive goals. That is not a goal any more. On the contrary, not to use this nature mechanism at proper time may be part of the over population of our planet.

PERHAPS WE ARE ON TIME TO RELEASE LOVE, BECAUSE TRANSGENDER BEINGS IS A MATTER OF LOVE.

TO all believers of different Religions.

MARCELO MASS

2007年3月21日 星期三

東京人妖心理滿足肉體不滿

張惠美(旅日文字工作者)
2003.12.15 蘋果日報

--------------------------------------------------------------------------------

京子是我在東京台東區小酒吧裡認識一位人妖朋友。她有一頭長髮,驕傲高挺的胸部,和女性化的聲音。最後一項特點,最讓人不可思議。小酒吧裡,也有其他的人妖的進出,她們的美麗不遜於京子,可是一講話就聽得出來是個男兒身。

胸部可以脹成那樣

京子的胸部沒有動手術,卻有C罩杯的實力,京子說,幫她打女性賀爾蒙的醫生,很驚異,光是打賀爾蒙,胸部就可以脹成這樣。京子有個適合當人妖的身體。為了維持身材,東京的人妖們大概每十天注射一次賀爾蒙。在男兒身上猛打女性賀爾蒙,不少人妖在季節變化的時候,身體狀況都會變得很奇怪。但是京子說,她打女性賀爾蒙從來沒有身體不適過。

21歲的京子是在一家人妖俱樂部當「小姐」。京子上班的俱樂部有5位小姐,其中有兩位已經做了完全變性手術,另外有兩位只是切除了「蛋蛋」,還保留了「小弟弟」。京子看過完全變性手術同事的下半身,京子說,拜當今整型手術技術高超之賜,人妖的人工女性生殖器官,比真的女性性器還漂亮。而切除蛋蛋的同事,雖然「小弟弟」還能勃起,但是已經沒有辦法射精,只會流出透明的液體。

京子上班的人妖俱樂部,主要的營業內容是性交易。除了口交、肛交等一般性行為外,還有SM(性虐待)、3P、女裝遊戲等較為特別的服務。聽京子說,客人的年齡層很廣,從十幾歲到70歲都有,不過主要的顧客層是30、40歲左右的居多。大部分來到人妖俱樂部的男人,都是已經玩膩各種性產業,來到人妖俱樂部,尋找不一樣的東西。

知道男人喜歡什麼

京子說,人妖們原本都是男人,所以知道男人喜歡什麼、要什麼,所以這些已經玩膩女性性產業的男人們,大致上也都會在這裡找到滿足。
我問過京子,為何她不會想切除小弟弟呢?京子說,因為人妖是男性的身體,所以射精快感,還是性快感的重要來源之一。她的完全變性同事,雖然在心理上得到了滿足,但是因為無法射精,所以會有肉體上欲求不滿的情形。她自己因為無法放棄射精快感,所以決定還是保留「小弟弟」和「蛋蛋」。

京子說保留「小弟弟」的好處是,可以到達別人無法體會的天堂。她有好幾次和情投意合的客人,進行肛交時,雖然雙手沒有按摩「小弟弟」,但是卻忍受不了快感而射精。

她說,被肛交時,可以滿足自己心理上是女性,被插入的快感,但是「小弟弟」的自動射精,又達到男性的肉體性快感。

這種雙重快感所造成的高潮,是無法用言語說明的。京子說這些話時,兩頰泛紅,神采飛揚,我想,她一定是真的很享受她的奇妙身體。

2007年3月11日 星期日

移植子宮 變性人可能有機會自孕

更新日期:2007/01/16 12:34

失去子宮,無法懷孕的婦女,即將有機會生下自己的小孩。紐約一組醫療團隊,歷經10年的研究,終於獲得院方許可,即將進行劃時代的子宮移植手術,同時醫生有信心,移植後的子宮,可以正常運作,孕育新生命。當然手術費用不便宜,估計至少要50萬美元,台幣要1千5百萬。

紐約城區醫院,一組癌症跟婦產科醫療團隊,經過10年的研究,即將展開劃時代的手術,為失去子宮的婦女,進行子宮移植手術。子宮移植小組醫生:「第一位嘗試手術的候選人,必須清楚認知手術的風險。」

這項手術風險極大,死者捐贈的子宮,必須在12小時內完成轉移,接受移植的一方,必須長期服用抗排斥藥物,如果想懷孕,可以把冷凍胚胎移入新子宮,同時為了防範風險,只能做剖腹生產,生產後2年內,如果無意懷孕,醫生會再度把子宮拿掉,避免抗排斥的藥物傷害身體。卵巢癌患者:「基於種種理由,我希望能接受移植手術,因為我希望能自己懷孕。」

目前,院方傾向只為天生有缺陷,或因疾病失去子宮,並且想自己懷孕生子的婦女作移植手術,當然手術如果成熟,意味著未來變性人也有機會移植新子宮,自行懷孕生產。

2007年3月5日 星期一

50歲變性男子隆胸手術後成功晉級D罩杯女郎(圖)

喉結是男人的第二性征,乳房是女人的第二性徵。當前者消失後者出現時,也許意味著一個男人的消失,一個女人的出現。



昨天(12日)上午10點,當程菲進入手術室前,妻子上前擁抱他,送別自己的“丈夫”。

矽凝膠假體填入胸部

“他成D罩杯女郎”
昨天(12日),是50歲的程菲接受喉節成型術和乳房整型的日子。
醫生在老程的腋下切了兩個小口,將一個矽凝膠的假體拿出來,填入他的胸部。15分鐘,兩個乳房全部到位。

院方表示,因為老程胸廓比女性大一些,所以專門為他在英國訂做了一個260毫升的假體,彈性和手感均好。

“他成D罩杯女郎了。”有人冒出句話。

切下象徵男人的喉結

“聲帶不受影響”
“他的聲音會不會像‘東方不敗’啊?”一句“提問”引來哄笑。“他的聲帶不會受任何影響。”朱博士解釋,在喉嚨的外側,男性比女性多了一個甲狀輭骨,俗稱喉節。這一次的手術,就是切除這塊軟骨。

程菲的妻子在大螢幕前看完整個手術的全過程。
“我不緊張,也不害怕,”程菲的妻子說,“十幾年了,我的心每天都像刀割一樣。現在,他終於手術,我倒覺得解脫了。”但細心的女兒發現母親的手心裏滿是汗水。

手術結束後,程菲的妻子跑到他的面前。“姐,你冷的話,就用眼睛告訴我。”說完,她又一次淚眼朦朧。

“現在,程菲需要面對的最大問題,就是來自男人和女人兩個群體的重新認同。”心理醫生邵剛表示自己的擔憂。 兩天前,程菲和妻子重新回了一趟家。“家門都關不上。”有的鄉親依然把他當朋友,有的只是來看一個新鮮。(張雷 王雨哲)

2007年2月15日 星期四

Stem cells used to boost breasts

Estadão Scientists in Japan claim to be able to increase the size of a woman´s breasts using fat and stem cells.The technique uses fat from the stomach or thigh which is then enriched with stem cells before being injected.It is hoped the method could prove a more natural-looking alternative to artificial implants filled with salt water or silicone.But plastic surgeons working in Britain have greeted news of the technique with "extreme caution."
Kotaro Yoshimura, a surgeon at the Tokyo University medical school, said more than 40 patients had been treated.

Mr Yoshimura said he believed the stem cell and fat combination, which can increase a woman´s cupsize by two sizes, was a success."There have been no serious complications," he said.During the operation, surgeons suck fat cells from the stomach or thigh, and this "slurry" is enriched so that there are higher numbers than usual of stem cells.These are "master" cells which are capable of making new fat cells.When the enriched stem cell mixture is combined with normal fat tissue, it can then be injected into the breast area.More natural lookThe treatment aims to offer a softer more natural look than traditional silicone implants.Mr Yoshimura said the he believed combining stem cells with fat gave an improved result.He said breast enlargement using fat and stem cells did not create a lumpy effect.Lots of small particles were added rather than "one big lump".Cellport Clinic Yokohama in Japan are currently the only ones to provide the treatment.The clinic website claims: "The enhanced breasts are soft and natural, so they are the patient´s "real" breasts."Consultant Norman Waterhouse said he had concerns about such a procedure.He said: "It would be incorrect to suggest that a breast implant equivalent could grow from stem cells alone, and fat transfer, which is not a new procedure, can still lead to complications and give a lumpy effect.""This appears to be a rather optimistic view of what is yet a theoretical approach."Consultant Rajiv Grover added: "We greet this news with extreme caution."However, Adam Searle, past president of British Association of Aesthetic Plastic Surgeons said the development should not be dismissed."There is exciting potential but no reality in practical terms at the moment."The stem cell ´soup´ is too non-specific to really focus on what you want."

2007年2月12日 星期一

尼泊爾同性戀出頭天 身分證性別既男又女

(法新社加得滿都四日電) 尼泊爾唯一的同性戀人權團體藍鑽協會今天表示,一名男子已獲當局核發身分證,而性別欄正如同他所願,同時登錄為男性和女性。

藍鑽協會主席潘塔告訴法新社記者說,四十歲的拉尼一週前拿到新的身分證,不過性別欄既非男性也非女性,而是兩者。

潘塔說:「這是我們努力後的一大勝利,國內約有近十萬名變性人、同性戀或雙性戀者,他們一直不斷奮鬥,試圖取得以真實性別認知為基礎的身分證。」

潘塔表示,拉尼的公民證性別欄中,同時記載著男性和女性,他說:「這激勵了近四百名試圖尋求同樣管道獲得身分證的其他人。」

尼國法律並未把同性戀視為犯罪,不過「不正常性行為」仍可被處以最高一年徒刑。儘管如此,一名三十歲男子去年八月仍舉行一場非正式同性戀婚禮,將一名二十三歲男性「迎娶進門」。

2007年1月30日 星期二

賀爾蒙療法致癌?美婦人獲賠150萬美元

【2007/1/30】

美國一名婦人宣稱,她因為服用治療停經後症候的賀爾蒙而罹患乳癌,因此控告惠氏藥廠。陪審團認為,藥廠明知它的產品有致癌的可能,卻隱匿事實,判定藥廠必須負責,原告可以獲得150萬美元的賠償。另一方面,因為惠氏藥廠在面對爭議的時候態度傲慢,法院還要再召開調查庭,對惠氏再提出懲罰性賠償。(夏明珠報導)

60歲的瑪麗丹尼爾在停經後,出現嚴重的更年期症候,為了紓解熱潮紅等症狀,造成的不適,她開始接受賀爾蒙替代療法,服用惠氏藥廠生產的賀爾蒙補充藥Prempro。Prempro是一種融合了雌激素和黃體素的複合激素。瑪麗吃了十六個月,在2001年七月,被診斷出罹患乳癌,在動了兩次手術,並且接受化療和放射線治療之後,她已經痊癒。

因為不滿惠氏藥廠隱匿藥物可能致癌的事實,她提告索賠。

律師說,惠氏藥廠早就知道治療更年期症候的賀爾蒙補充藥,有可能致癌,可是藥廠蓄意忽視這種危險性,不去作更深入的研究,在它們的眼裡,賺錢顯然比病患用藥安全更重要。

惠氏藥廠出產的包括Prempro在內的兩種賀爾蒙補充藥,曾經創下一年二十億美元的業績,不過,2002年美國政府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服用雌激素和黃體素合併藥物,有可能提高乳癌和心臟病的罹患率,從那以後,這兩種藥物的銷售就大幅衰退。

惠氏藥廠宣稱原告罹患乳癌和她的體質以及遺傳有關,不過惠氏手上目前大約有四千五百件類似官司。

新聞來源:中廣

2007年1月21日 星期日

Bambi 的故事


Marie Marie-Pier Ysser, aka "Bambi" 教授(法國, 阿爾及利亞)



Marie-Pier transitioned 當非常年輕, 在50 年代期間。
一個transsexual 先驅, 她變得著名作為執行者"Bambi"at
Le Carrousel de 巴黎亞瑟女士 在巴黎, 法國。

她安靜地獲取了大學學位在 Sorbonne 在巴黎和然後
進入秘密行動方式, 成為文學教授和作家。
讀她美妙的生活成功故事如下:

Ma 競爭
Fran1cais, 英語, Espa6nol

Bambi 相片
Bambi 的書: J'inventais ma 競爭
Karine Espineira 的特別頁為Bambi

我的生活
翻譯由 Gerard

我是出生吉恩?Pierre Pruvot 在1935 年11月11 日在Isser, Grande Kabylie 的部門村莊, 在 阿爾及利亞。 我的童年, 雖然相當愉快, 由衝突部分浪費, 只要我記住, 在我的意志之間是女孩- 並且甚而把握我永遠是一個- 並且其他人在我, 其他人的詞的眼睛在我附近, 這現實所有障礙反對我的內在真相。 當時間流失, 我感覺由對偏見的恐懼壓抑, 強加一個恆定的學科(由聲音、髮型、衣物、您搬走, 走的方式, 等。) 為了避免醜聞, 特別是在我的父親死亡當我14 歲, 減弱我的事件以後。

在我期間一直上M3enerville 中學(用阿拉伯人: Th3enia), 我花費了我的生活讀書在我的臥室(I 很好因而做了在學校) 並且等候會做我婦女我是的奇蹟。 在中學以後, 我去主要學院為阿爾及利亞的男孩。 我遭受了我可憐的狀態居住。 我不能任何長期學習。 然後, 在放棄學校之前在年齡16-1/2, 我發現了 Le Carrousel 的 展示從法國演奏在賭博娛樂場在我的區域; 展示遊覽與 Coccinelle, 當時做她的d3ebut 作為藝人。 我的命運被密封了。我做了我的首次出現在 亞瑟女士 當我是18 (必需的法律年齡) 。 警察是非常嚴密的在這些時刻, 禁止佩帶婦女的衣裳。它是必要戰鬥, 抵抗, 和從未放棄。在1954 年9月, 我執行在Le Carrousel 。 我與我的朋友Coccinelle 服務和分享了一個家, 對我是很有用的。 明年, Coccinelle 去在遊覽中, 並且我朝向Le Carrousel 票據。 一年後, 這是我的輪去在遊覽中。 Coccinelle 發現了女性荷爾蒙, 和來知道 Burou 醫生在卡薩布蘭卡。 她非常迅速地有手術, 但是我必須等二年以前有它我自己。 這減弱了愛在我和我的男朋友之間在那時間期間。 Le Carrousel 被移動在"Elle 和Lui 旁邊" (她和他), "女性" 俱樂部我遇見了一"gar1conne" (的地方"阻力國王") 命名的Ute, 採摘埃里克的名字和適合我令人難忘的表現夥伴。 我們一起做了Sapphic 展示在"Elle 和Lui", 在Le Carrousel, 和在幾次遊覽中。 當Cocinelle 結婚了, 我沒有一種女性法律地位。 阿爾及利亞 戰爭, 被種族脫離跟隨, 做了我感受被混淆。 我等阿爾及利亞的當局寄發我我的出生證。 在失望, 我去到阿爾及利亞的當局立即授予我性別變動的阿爾及爾: 吉恩Pierre 成為了Marie-Pierre, 女性出生。 這個決定自動地是然後有效的在法國沒有任何另外判決。 當工作在Le Carrousel, 我去回到研究。 我通過了我的A 水平在33 。我然後上了在 巴黎的 Sorbonne 大學。 1972 年我得到了藝術程度, 1973 年一個碩士學位, 1974 年和一個高中教的文憑。 同年我由海洋任命了文學教授 Cherbourg 一個小城市在法國。 這是為我一個巨大成就, 但我非常想念Le Carrousel 和它的大氣。 在二年以後我教了在平均水平學院: "Pablo Picasso" 在 Garges-l2es-Gonesse, 在巴黎附近。 我發現它興趣那裡和停留了25 年, 和繼續用Palmes Acad3emiques 裝飾。 我的過去作為"travesti" 藝術家沒有出來在我的事業過程中以狀態教育體制。

我必須承認估計我的生活, 有做全部的感覺我能: 我沒有得到介入什麼由人非常反對在戰爭期間在阿爾及利亞。 我必須處理的demanding 個人困難採取了我的整個頭腦。回到我做出在我的個人生活中的主要決定, 我是確信的, 我選擇了正確部分在正確的時代。
Marie-Pier Ysser ("Bambi")

Bambi 一些美麗和美妙地嬉戲的相片,
從她的歲月在Le Carrousel 和亞瑟女士



"這張相片與 Coccinelle 被採取了在1955 年2月。
那時我們過去常在一起生活。她總是像姐妹對我。"
[ Bambi (r) 相片與Coccinelle (l) ]


Bambi, 1958 年



Les photos de loge en noir 和blanc sont prises chez 亞瑟女士。Elles doivent dater de 63 ou 64 。黑和白色相片在化裝室被採取了在"亞瑟女士" 1963 年或1964 年。



一張相片在化裝室在"亞瑟女士" 在夏天1962 年附近。travesti 朋友照看/照顧我。Ute, 我的表現 成為夥伴, 神色在場面以娛樂。



相片(在顏色) 我半赤裸的地方, 1972 年被採取了在化裝室在"Elle 和Lui" 。黑和白色相片在它的右邊被採取了 在場面, 在老轉盤, 1957 年在我的歌曲吟誦期間。



Bambi, 1970 年

Marie-Pier Ysser ("Bambi" 相片) 以後在生活中,
並且在她的事業期間作為文學教授



"第一相片, 佩帶的短褲, 1973 年被採取了在法國海濱一年在我會命名教授之前。這是我擔任主角我的生活的上次, 在Juan les 別針賭博娛樂場。它是美妙和情感的為我。另一相片相當被採取了在海灘在Cherbourg, 一個城市緊挨英國。那是在卓著的熱波夏天期間76 在法國。我在這裡完全地incognito, 一個普通的公務員。


照片在紅色pullover/sweater 在家被拍攝了, 2002 年。

開始在 "亞瑟女士", Marie 碼頭Ysser 事業被完成與 Palmes Acad3emiques。著名在 Le Carrousel 以Bambi 名義, 巴黎人夜讀的Proust 和Rousseau 的歌劇女主角在她的化裝室。 這是帶領她今天適合文學教授和作家文學的這愛。
出版的"J'inventais ma 競爭" (發明我的生活), 她召回戰鬥、痛苦和被誤會的青年期的把戲。在事件繪畫, "護攔的將軍" 和"幾星期的回歸, 在爸爸阿爾及利亞, 你發現怎麼吉恩Pierre 16 年, 堵塞在他的殼, 已經射出自己在將成為Bambi 的字符。

帳戶用正派、困窘的片刻、情感和笑聲填裝了。

作者: Marie-Pier Ysser 出生在郊區從阿爾及爾。由景象色的世界吸引, 她做服務在旅行的雜技演員和藝術家在圓的集會的酒吧。成為保護免受這些顧客, 她擊穿他們的世界和成為, 以Bambi 名義, 轉盤的傀儡和亞瑟夫人, 在成為的法國教授之前和被尊敬因此與學術棕櫚。

資訊的鏈接關於Bambi 和為定□她的第一本書(從亞馬孫在法國)

變性女性的成功故事: 連結與相片

琳.康葳著
作者與版權所有人, 琳.康葳
http://www.lynnconway.com
琳?#24247;維的主頁 (Ch)

芬妮.王珍.劉
Translated by Phinnie Wang and Jean Lau


Transsexual Women's Successes (English)
?????? ?????? ????????? ????? (Arabic)
Erfolgreiche TransFrauen: (Deutsch)
Mujeres Transexuales de ?xito (Espa隳l)
T幦oignage de femmes transsexuelles ayant r徼ssi leur transition: (Fran蓷is)
Successi di donne transessuali: (Italiano)
Transzszexu嫮is n?k sikerei: (Magyar)
Succesvolle transseksuele vrouwen:(Nederlands)
Mulheres Transexuais de Sucesso: (Portugu瘰)
Femei transsexuale de succes: (Rom滱?)
Успешные ??-женщины (?усский) NEW!
Transsexuella Kvinnors Success: (Svenska)

大約有三萬到四萬的術後變性婦女定居于美國,同時在這?還有數以千計的人整在進行他們的性別轉換過程。這些數字遠高於一般民眾所能想像的,因為大眾都被一個看不見的帷幕掩藏了變性欲現象的真相與程度。尤其是很多已完成性別轉換且擁有成功生涯的變性婦女們之故事更是不為人知。主要的原因是大部份成功的變性女人選擇以「隱身」的方式來過活,她們拋下自己的過往、全心隱身於當下的環境來逃避社會的汙名對待,以便於過著新的生活。她們個人的成功使她們能夠同化並融入社會中。

這些已完成性別轉換的成功婦女在社會上的能見度低,因而讓人誤以為男變女變性欲患者是極為罕見的現象,但是強烈的變性欲患者其實一點都不少見。最近的統計顯示每兩百五十到五百個生理男孩中就有一個是變性欲患者,而且在美國國內,每兩千五百個男性之中就有一位已經完成變性手術。* 因此,變性欲的出現頻率其實要高過多發性硬化症、腦性麻痹、唇顎裂等的兩倍多還有餘。

由於這些成功個案並不為人所知,因此讓大家產生了錯覺,誤以為性別轉換總是引來悲涼的後果。目前,媒體只會在兩種情況下去報導變性人:一種情況是當「名人去變性」時,另一種情況則是當變性人受到歧視、騷擾或攻擊時。媒體對於變性個案的報導,從來不會去追蹤當事人在變性後的適應狀況,但卻總是把焦點放在變更身分前的生活與轉變過程當中的一些掙扎困境。媒體欠缺平衡報導的結果是,社會大眾因此對變性朋友產生了嚴重的誤解,以為身分的轉變將導致被社會邊緣化的後果、更糟的誤解則是以為我們就將「再也聽不到他們的消息了」。只有偶而一見、關於社會適應不良的個案或是騷擾與攻擊事件受害者的報導才會受到比較長久的關注。

在欠缺成功範例的激勵下,同時又要面對在媒體上被諸如《Jerry Springer秀》等這樣的節目所刻意激起對變性族群的強烈刻版印象,年輕的變性女孩通常很怕跟別人談起她們的狀況。在變性族群經常要面對的暴力與歧視不斷的提醒之下,又不知道其實也有很多能夠克服這些困境的成功女性以為借鏡,很多年輕的變性女孩看不到自己的未來有任何出路可以把她們帶出自己當前所處的困境。變性欲所承受的社會汙名使得許多年輕人把一大堆莫名其妙的羞恥感、困窘感、罪惡感通通內化到自己身上來,然後把這一切怪罪到自己的變性欲困擾上。結果是,這些年輕的變性女孩通常都要在平白浪費了許多寶貴時光之後才懂得要去尋求協助,有些人甚至都無法找到任何可以舒解他們性別認同問題的方法或途徑。

最近,由於許多分處世界各地的術後女性開始建立網站來協助其他人,變性社群不為人知的現象逐漸改變。有些術後的女性悄悄地在變性社群中現身,有的人則選擇(在現實社會中隱身,但卻)在網路世界中出櫃。也由於她們出現在網頁中,就如各位正在閱讀的這個網頁,我們非常幸運能夠終於得知她們的人生故事。琳希望能有越來越多的成功女性能夠悄悄地出櫃,並且能像這個網站一樣透過網路、自在地來和大家分享她們的故事。

列在這?的所有女性是一個非常多元的社群,她們來自許多不同的國家、膚色與民族,各層次的社會階級與家庭背景。她們在展開性別轉換時的年齡各自不同,有些人已經術後好長一段時間了,有的則是最近才開始要進入性別轉換的階段。有的人已經「出櫃」了好多年,有的人則仍然選擇以隱身的方式過活。

在這些女性當中,特別是那些在好多年前選擇這條路的姊妹們,有很多人得面對惡劣的環境試煉才得以作性別的轉換。有一些人的出身極為卑微,例如像是在街頭上討生活,但她們還是成功了。最近才在民智較開放的西方國家中作性別轉換的人則得以免受前述那種夢靨的折磨而能夠較順利地完成這個過程,更有些人是極為幸運地能夠在年輕時就得到父母的支持。你將可發現,這個網頁的目的並不是要弄出一個變性社群的「名人錄」,而是要提供一個網路的平臺來讓大家可以更容易地看到背景這麼多元、但卻很有代表性的楷模人物,甚至是與她們在網上聯絡並獲取協助。

這些女人之所以「成功」,並不限於她們在自己的生涯中有了多大的事業成就、賺了多少錢、或是像其中的一些人有多麼的漂亮、或是多麼知名的演藝人員,這些成就都很有意義,因為它證明了性別轉換的挑戰並不必然就一定會阻礙到一個女人在追求傳統的事業成功。但是,我們所認為她們真正成功的地方其實是在於她們的內心世界。她們用一種比一般人更為正面的態度在過活,我們可以由她們快樂的臉龐中看出來、也可以由她們個人故事的字?行間感受到,這些女人成功地克服先前面對的變性欲困擾並存活下來、更進而在個人生命中找到了快樂、自在與和平的自處之道。

我們所找到的這些故事將可以逐漸改變人們對變性欲的看法,畢竟我們都很快樂地以諸如醫生或律師、科學家、工程師或程式設計師、民航機機師、企業家、經理或白領工作者、大學教授或學生等的身分在政治、教育、執法、各專業領域、模特兒與娛樂界等各個領域中貢獻出我們的所長。我們在生理性別上所完成的性別轉變之事實是無可否認的,很多人也都以妻子、情人或伴侶的身分與另一半維持著長期的摯愛關係。你可以去流覽由這?所連結出去的網頁來找到許多的變性故事,告訴你有關這些成功女性的生命經驗。

琳希望這些女人的故事可以帶給其他人?尤其是那些目前正面臨性別轉換關卡、即將成為女孩的年輕變性朋友?希望、鼓舞與可以作為學習的楷模。這些青少年(以及她們的父母和她們所深愛的人)須要瞭解的是,如果好好地運用前輩們所累積下來的知識並且充分地利用現代醫學的奇跡,完全的性別矯正在目前來說已經是可以辦得到的事了!她們也須要理解到,與其在錯誤的性別中生活數十年、然後在生命的晚期再以莫可奈何的無助心態來作性別轉換,趁年輕時及早進行性別矯正其實有極大的優勢與利益的。如果父母親能夠學習把有(男變女的)變性欲困擾的孩子看成是「生理(身體)上有問題的女兒」而非「心理(心智)上有問題的兒子」,那這孩子的未來會更有希望。有了父母的愛與支援,年輕的變性女孩就可以毫無牽絆地去追逐她們的夢想,並以女人的身分去過她完整且快樂的生活。

[ 想要知道更多關於男變女變性欲的資訊,請到琳的「TG/TS/IS 資訊網頁」來 ]
[ * 想要知道更多關於變性欲發生的頻率,請到琳的「頻率網頁」來。]
[ 想要知道關於男變女變性手術的資訊,請到琳的「SRS 網頁」來。]
[ 想要找更多關於男變女性別轉換的網路連結,請到「變性女人的資源網站」來。]

成功者的相片網頁:

相片網頁之一
相片網頁之二
相片網頁之三
相片網頁之四


You can also locate all the
women's photos and stories by consulting the
Directory of Successes

利用這些網頁的一些方式:

本網頁的目的是提供典型模範給那些面臨性別轉換關卡的人,尤其是對於自己的未來前景極為恐慌的年輕變性女孩,並帶給她們希望,及藉由多元背景的楷模經驗來協助她們走出當前的困境。
透過這些網頁,正在作性別轉換的年輕人或許也可以來協助她們的父母、親戚、朋友、以及在他們生命中佔有一席地位的重要者來瞭解,變性的人並不必然就得過著社會邊緣般的生活,她們在變性後也一樣可以過得很好。雖然在轉換性別的過程當中必然會有著種種的困難,這?所呈現的故事顯示說,很多術後的婦女還是能夠過著非常充實且快樂的生活。

這幾個網頁也想要對抗一般大眾對已變性的女性所有的刻板印象,任何閱讀過這些網頁且詳細研究過這?所呈現的許多故事的人都很難不改變他們原本受到媒體報導或所謂的「專家」觀點所形塑出來針對這些女性所有的傳統印像!

我們很鼓勵讀者們能夠利用這?所提供的材料去協助對抗呈現在媒體上的負面刻板印象。每當你讀到對變性女性有所誤解的媒體報導時,請把這個網頁的網址寄給作者與發行人或製作人,並且問他們是否曾經到這個網站來流覽過。如果他們答稱沒有的話,就問他們為什麼不過來看看?問問他們,「在有這麼多與您們報導中的觀點完全相反的例證存在時,為什麼還要作出對變性婦女們如此負面與誤導的報導呢?」

讀者們也應該用同樣的態度去挑戰任何、乃至於所有來自於宗教組織、醫學專業、精神分析領域、官僚體系、企業中的人事部門、司法體系、政治體系中的所謂的「專家」或「權威人士」。每當你聽到這些所謂的專家提出對變性女性的錯誤看法時,請挑戰他們並堅持主張他們該到這個網站來流覽並仔細閱讀一下。

在過去,總是由別人來替我們發言,這些人包括醫師、精神分析師、宗教權威人士、律師、「倫理學家」、政治家、兩性關係諮商顧問、以及近幾年來的男同志、女同志與女性主義等等的運動人士。這些變性圈外的「專家」都在替我們發言,但每個人都有其各自的利益考量、有他們各自的「專家理論」,而且他們都在替我們界定我們的身分、告訴我們為什麼我們是他們定義下的那種人。例如,在我網站下面的連結提到了環繞在一位心理學家拜理(J. Michael Bailey)所寫的一本書的一些爭論,該書詆毀、扭曲且取笑了變性的女性。想知道有關拜理著作的爭論 (還有更多)
在每一種情況下,這些所謂的「專家」如果真的有認識任何圈內人的話,他們頂多也只認識一小部分、完全沒有代表性的所謂的「跨性」女性而已。這些所謂的「專家」極少認識到任何成功的術後女性,但他們卻都能大言不慚地「替我們」發表,他們教大家如何來看待我們、也一再地提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理論來描述我們。

為什麼他們這麼扭曲、誤解的論述可以存在而不受到挑戰?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成功的故事,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都不被人所看見。而且我們也都欠缺勇氣去挑戰這些加諸在我們身上的種種負面的刻板印象與扭曲的形象!

所以說,同胞們,這樣的時代已經結束了。我們不再甘於隱微不被看見的角色,我們越來越願意「為自己發言」。

很自然地,我們替自己「發言」的最有效方法就是過一個非常完整、有建設性且快樂的人生。這樣,我們的生命故事自然就會發出很有力的聲量,並且能夠有助於在公共場域中打破那些所謂「專家」的陳舊刻板印象。畢竟,最終來說,到底我們是什麼樣的人之問題並不是任何「理論」或「觀點」或「喊得最大聲的人」所能決定的,而應該是要透過觀察現實生活中像我們這樣的真實人生的方式來理解的。

只要透過盡力宣揚「成功故事」的方式,特別是在醫師、精神分析師、宗教領袖、律師、政治人物、兩性關係諮商顧問等、以及男同志、女同志與女性主義者的圈子中來宣揚,你也可以為這個重要任務出一份很大的協助力。這些一直在為我們發言的圈外人需要一個正確的管道來瞭解我們,尤其是需要知道我們現已明朗化、無可否認的成功故事!


年輕的男變女TS/TG性別轉換者的參考資料

有一些非常棒的網站可以對年輕的男變女TS/TG性別轉換者提供協助。琳特別推薦珍妮阿姨(Aunt Jenni)的「珍妮姨的網頁」(?/span>AntiJen Pages?/span>)和安茱兒.詹姆斯(Andrea James)關於「人生初期性別轉換」的網頁。珍妮和安茱兒也提供轉介與連結的服務來協助年輕的性別轉換者,她們一直都很樂意提供協助給大家。

艾蜜莉.哈比(Emily Hobbie)的「性別和平」(Genderpeace)網站也是針對年輕的性別轉換者而設的,艾蜜莉的網站可以協助年輕的變性女孩在「性別轉換」之後找到平和、自在、自我接納與快樂的自處之道。



也請一定要閱讀薇琪(Vicky)所寫的《發自於內心》(From Within)與賈思.艾薇琳(Just Evelyn)所寫的《媽!我要成為女孩》(Mom, I need to be a girl )等兩本很棒的網上書籍。
薇琪是一位正在轉換性別的年輕變性欲患者。在《發自於內心》一書中,她所要傳達的是一位陷在男孩身體中的女孩在成長過程中的心情故事,她透露了自己由童年初期到目前的性別轉換期間,內心所有的困惑、情緒、與經驗。《媽!我要成為女孩》則是關於年輕變性女孩之性別轉換的一本很有啟發性的書,由這位女孩的媽媽賈思.艾薇琳所寫的,這位媽媽對於她孩子的性別轉換可以說是全力地支持。(請看下面連結該書新近才完成的西班牙翻譯本


一位年輕的變性女孩訴說她的故事:在《發自於內心》這本網路書中

也請參考安德蕾.詹姆斯為分散流量所協助設立的備份鏡像網站

一位母親訴說她孩子的性別轉換故事:在《媽!我要成為女孩》這本網路書中


English, Espa隳l, Fran蓷is,
Portugu瘰, Deutsch (In progress)


對於年輕的變性女孩來說,如果想要告訴她的父母親有關於自己的狀況、以及自己的性別問題如何可以得到解決,那最好的方法就是請父母親去讀《發自於內心》以及《媽!我要成為女孩》等這兩本書。這兩本線上的網路書籍,加上琳的「TG/TS/IS 資訊網頁」和這?的「成功的變性人網頁」,也可以幫助正轉換性別的年輕人來和他們家中其他成員、同班同學與朋友溝通談論自己的狀況。

對於任何因為自己的性別而或多或少感到焦慮的年輕人來說,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瞭解到,其實有很多可以選擇的方法能用來解決他們的困擾。她們其實可以在諸如非全時的易裝、在保留男性身分的同時也在荷爾蒙治療與社會角色調適上把自己帶往中性方向去、或是在沒有手術的情況下接受荷爾蒙治療與社會角色調適並進而以女性的身分來過活等等的方法中來做選擇,至於何種方法對她們最適合,則端看他們各自在性別焦慮上的強度而定。

只有在很強烈的變性欲情況下,完整的性別轉換(包括變性手術)才有助於當事人來活出其完整且快樂的人生。有很多變性欲困擾不是那麼強烈的跨性別朋友,對這些人來說,變性手術可能就是個大錯特錯的決定了(參考琳的「警告」網頁)。也因此,在年輕時就想轉換性別的人必須要很小心地去確定自己在性別認同上的傾向,這是非常重要的。只有你自己才會知道什麼是最好的選擇,傾聽你內心的聲音,它會告訴你該怎麼做的。而且要記得,成為跨性別身分而不接受變性手術的做法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有很多採取這種生存策略的人後來也都活得很成功。如果你到網路中去找那許許多多的跨性別女孩(扮裝者、變裝皇后和跨性別的性別轉換者)的資料,你就可以對跨性別的性別轉換之多元可能性有一些深入的體會了。

另一方面,那些深受強烈變性欲焦慮的人總是能夠很明確地認定自己一定得要當個女人、而且只有完全的變性過程才能真正解決她們的問題,這些人即便是在少年期也已是如此。這個網頁正是特別針對這些朋友來設計的,這網頁上面所提到的女性都是最好的見證,對於這些變性焦慮極為強烈的女性來說,只要有強烈動機、能按步就班、用心在性別轉換的路上付出努力、並能夠在變性後完全接納自己的未來女性生活方式,完整的性別轉換其實是可以非常成功的。


*關於女變男變性欲的重要注解:

由於琳是個變性女性,因此她的網頁的主要焦點都是放在男變女的變性欲上的。然而,不只是有很多男生其實應該是女孩才對,也有很多生下來是女生的小孩其實應該是男孩才對。事實上,女變男的變性欲幾乎和男變女的變性欲一樣常見。最近幾年來,荷爾蒙與手術的治療使得很多變性男士得以非常成功地轉換性別,現在在網路上也可以找到有關此方向之性別轉換的廣泛資訊。關於女變男變性欲的資訊,請參考「女變男國際網站」(FtM International Website)、「美國男孩」(American Boyz)和「女變男跨性別/變性資源與連結」(FtM Resources & Links)等網站,以及這些網站中所提到的許多連結。

也請參考琳的新網頁:
成功的變性男士:連結與相片 (CH)



最近在洛杉磯的「勝利日」(V-Day是一個民間組織,其工作重點在反抗針對婦女與女孩而發的暴力行為,網址為http://www.deepstealth.com/vday/index.htm)活動之回顧

卡帕尼亞?#20122;當斯和安德里亞?#35449;姆士所提供的戰勝暴力日(V-Day)相關資訊

鏈結到表演者的介紹和照片!

變性線路圖



Deep Stealth Productions於2月21日(星期六)在洛杉磯掀起了2004年度全球V-Day運動,本次義演獲得了國際知名劇作家伊芙?#24681;絲勒的合作,以及簡?#33459;達的大力支持。《陰道獨白》是有史以來第一次由跨性演員參與的演出,劇中包含有伊芙專為本次活動最新編撰的獨白。

這次大規模的主流活動提供了歷史性的機會,讓跨性別群體得以展示積極正面的自我。

演出展示了知名的變性女人誦讀伊芙關於女性經驗,以及通過愛護和尊重自己的身體而獲重生的精彩對白。來自美國各地的變性女人還向本次活動提供了她們創作的藝術、文學和音樂作品,其中包括:卡帕尼亞?#20122;當斯貝基?#22467;?森瑪希?#40077;爾斯琳?#24247;維安德里亞?#35449;姆士唐娜?#32599;斯格溫?#21490;密斯萊斯利?#21776;森等許多人。洛杉磯V-Day活動於2004年2月21日,星期六晚間在好萊塢華美的太平洋設計中心銀幕劇場舉行。

為了紀念這次美好的盛會,主辦單位還製作了2004洛杉磯V-Day特別紀念出版物,同時還將推出一部名為《美麗女兒》的DVD紀錄片,並且會在今年秋天於新設立的LOGO頻道播出。



感謝辭:
琳特別要感謝「大衛」(?avid?/span>)、卡拉.安東蕾莉Carla Antonelli)和蘿娜.蘆特(Lorna Root)鼓勵她來製作這些變性人的成功故事之網頁。大衛是原來稱為「女神殿堂」(?allery of Goddesses?/span>)的網站(現在已經下線了)之原作者,該網站很棒的一點是它呈現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跨性別與變性女性正面的形象。琳也是從大衛的網站才第一次看到這些成功的術後婦女的故事,這個網站最近停止服務了(也因此由琳的網站連到那個網站的連結也無效了),希望大衛的網站在不久的將來可以恢復上線。琳在網上認識了卡拉.安東蕾莉,並得知她參與了LGBT(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與跨性別)的支持行動與她的西班牙文支持網站,該網站也呈現了許多變性女性的正面形象。琳也深深地受到蘿娜.蘆特的網站「仲夏夜之夢」(?/span>A Midsummer Night's Dream?/span>)之感動,該網站呈現許多變性女性的故事與相片,這?的「變性女性的成功故事」網頁?頭的一些個案就是直接連結到蘿娜那個很棒的網站中所張貼的故事的。
There are a number of other important websites that feature TG/TS women from all across the transgender community, and these too have been sources of ideas and inspiration for this page. Among these are Vicki Rene's "Prettiest of the Pretty", "Fiona's Fantasyland", Susana Marque's Directory, and URNotAlone.

最後,對於所有自願被列在這些網頁中的許多女性朋友,我們都虧欠她們許多。我們希望所有的讀者都能夠用一種友善、仁慈與尊重的態度來看待這些人,因她們值得被如此對待的。這些女性朋友用很艱辛的方式在這個世界上掙得她們自己的一席之地,也只有在讀過她們的故事之後,才能夠瞭解到她們在追求成功的新生活的過程當中,所曾經經歷過的各種試煉、犧牲與痛苦。隨著時間的推進,這?所列出來的一些女性會想要繼續她們下一個階段的人生而希望隱姓埋名起來,所以會想要退出我們這網頁的名單之中。同時,其他願意在網頁上和大家一起來分享她們有趣的生命故事的人也可能會想要被列到這個名單上來一陣子,我們也會把她們列上來。請大家和琳一起來感謝所有這些好棒、好勇敢的女性,感謝她們現身來說出她們自己的故事、並為後來的人照亮一條可以遵循參考的路途。


V 5-12-04
[ Chinese-S Update of 10-19-05 ]
[ LC update of 3-14-06 ]

[回到琳的「TG/TS/IS 資訊網頁」來]

琳?#24247;維的主頁 (Ch)


馬來“變性美女”嫁帥哥 婚姻不被法律認可



據報導,在這場轟動馬來西亞的婚禮中,新娘鐘潔希本是一名男子,但幾年前做了變性手術,變成了一名“美貌淑女”。

  鐘潔希是馬來西亞一名小有名氣的歌手,也是一家天然保健公司的創始人。30多歲的新郎馬思健則是馬來西亞怡保市男子,他在鐘潔希主持的一個講座上和她邂逅,隨後兩人開始交往。儘管馬思健認識“變性美女”鐘潔希時自己已有女友,但這個健談美貌的“女孩”立即俘獲了他的心,他毅然結束和前女友的戀情,對一見鍾情的鐘潔希展開了熱烈的追求。

  馬思健苦苦追求了3年,連續進行了6次求婚,才終於感動鐘潔希的“芳心”,使她答應自己的求婚。據鐘潔希稱,她一直不敢接受馬思健的求婚,主要是因為擔心男方的家長會反對,因為她畢竟是一名變性人,無法為男方家庭傳宗接代,生兒育女。直到男友告訴她,他的父母已經達成了共識,只要兩人在一起開心,他們不會干涉兒女的婚事,這時鐘潔希才含淚接受了馬思健的求婚。11月12日,馬來“變性美女”鐘潔希和新郎馬思健耗資20萬令吉(馬幣),在古晉市河畔皇冠酒店舉辦了隆重的婚禮,兩人一共設宴86席款待趕來祝賀的親朋好友。一大早,身穿白色婚紗、打扮得楚楚動人的鐘潔希坐上豪華轎車離開“娘家”,嫁給了男友馬思健。

  但馬來西亞國內事務部副部長陳財和稱,鐘潔希和馬思健的婚姻在法律上無效。

中國第一變性美女再次動刀 欲使胸部完美



 當天,變性人陳莉莉來到福州台江醫院整形科進行身體檢查,未來幾天她將在該院對左顴骨和胸部再次進行整形,以使自己更具女性特徵。陳莉莉,原名陳勇軍,1981年出生,四川南充市儀隴縣人,身高1.73米,體重55公斤,2003年11月完成了由男變女的變性手術。新華社記者 姜克紅 攝

2007年1月20日 星期六

法國第一位變性人女歌手Jacqueline-Charlotte Dufresnoy 藝名 Coccinelle

今天才知道美麗的Coccinelle 已經於2006年10月9日過世,得年75歲。再見美麗的Coccinelle,再見。


她一生的傳記故事摘要版可在這裡找到

Last Updated: 12:01am BST 28/10/2006



Jacqueline-Charlotte Dufresnoy, who died on October 9 aged 75, was born Jacques-Charles Dufresnoy, but became celebrated as the French transsexual singer, entertainer and Marilyn Monroe lookalike, Coccinelle.


Coccinelle was the first Frenchman to have a sex-change operation and went on to found an association to help others who felt they had been born with the wrong sexual identity. The British transsexual April Ashley was one of her prot?g?es.

Jacques-Charles Dufresnoy was born in Paris on August 23 1931. His mother sold flowers in the Pigalle district and, as April Ashley recalled in her memoirs, Jacques-Charles was "raised among strumpets so that the ethics of their system came naturally to him". By his own account, he became aware that there was something amiss at the age of four; as soon as he was able, he dyed his brown hair platinum blond and took to wearing women's clothing. One of his favourite outfits, a red and black polka-dot dress, earned him the nickname Coccinelle (French for ladybird).

Coccinelle made his debut in 1953 as a "showgirl" at Chez Madame Arthur, a Parisian cabaret specialising in drag acts. He later became a fixture at the more famous Carousel nightclub. April Ashley, who joined the Carousel troupe in 1956, recalled that Coccinelle (or "Coxy" as he was known) wore low-cut gowns which barely covered a pair of silicone-filled breasts which would occasionally sag and need to be "pumped up". He usually arrived on stage in one of a number of outrageous mink coats, all dyed different colours, and with scarlet lipstick. In the quest for his true self, Coccinelle had already had a "nose job". In 1958 he heard about Dr Georges Burou, a gynaecologist in Morocco who was known as a pioneer of vaginoplasty, or "gender reassignment surgery". He went to Casablanca and had the operation done.

On her return to France Coccinelle began to specialise in stage acts based on prominent sex-symbols of the day, including Marilyn Monroe and Brigitte Bardot. In 1959 she appeared in Europa di notte, a film directed by Alessandro Blasetti. She featured in the 1962 film Los Viciosos, and the next year appeared at the Paris Olympia music hall in her revue Cherchez la femme.

After her operation the French modified the law to enable the details on birth certificates to be amended following a change of sex, and she duly changed her name to Jacqueline-Charlotte — "n?e femme".

In 1960 she contracted the first of three marriages, to a sports journalist called Fran?ois Bonnet. "Being a faithful child of the Church," April Ashley recalled, "she booked Notre Dame Cathedral for the ceremony (which she attended in an off-the-nipple gown). When the newlyweds appeared on the cathedral steps for photographs, the crowd gave them a terrific send-off, apart from those who pelted them with tomatoes."

Over the next 25 years Coccinelle toured the world, making a particular hit in South America and even performing in front of the Shah of Iran. For 10 years she appeared in cabaret in Germany. Her last public performance was in 1990.

She also worked extensively as an activist on behalf of transsexuals, founding the organisation Devenir Femme, and helping to establish a centre for research into gender identity. Her autobiography, Coccinelle by Coccinelle, was published in 1987.

At her funeral, held at the Eglise Saint-Roch de Paris, Father Philippe Desgens reminded mourners: "All the children of God have a place in the Church", and noted that "by her marriage in church after her operation, and during her whole life, Coccinelle showed her faith."

泰變性人選美 22歲學生奪冠


報導記者:林信安 950520


一年一度的泰國變性人選美,19號晚上在觀光聖地芭達雅夜總會登場,參賽佳麗各出奇招,最後由一位22歲的學生奪冠,贏得台幣八萬元獎金。

變性人選美大賽又來了,看參賽佳麗個個妖嬌美麗,比真女人還更女人,華麗的大型歌舞,讓所有人停止呼吸。

晚禮服的表演,讓她們拿出看家本領,有人一襲黑色的俏麗洋裝,也有人展現浪漫的南洋風情,讓裁判們實在很難選擇。

去年的變性皇后捧著后冠,最緊張的時刻,終於到了。

22歲的學生拉拉薇艷冠芳,獲選2006Tiffany小姐。

她可以獲得一輛汽車,還有八萬塊台幣的獎金。

贏得后冠讓她變成今晚最閃亮的明星。

這是泰國變性人選美 最重要的頭銜 我贏得這個后冠 會讓父母感到十分驕傲 芭達雅的Tiffany夜總會從1998年開始,每年都會舉辦變性人選美,變性人也逐漸開始以自己的身份自豪,展現亮麗自信的丰采。

《搜神記》中的變性人與連體嬰

  《搜神記》是我國古典名著之一,也是一部公認的神怪小說,許多研究我們古代民間傳說與神話的學者,每將它和《山海經》、《淮南子》等相比。然而,詳閱該書,即可發現其文體與一般小說不同,它沒有一般小說的情節和主角,也沒有章回小說的伏筆和高潮,有的只是一條一條各不相干的記載,因此,我們寧可稱《搜神記》為一部古代神話與民間傳說的記錄,較為正確。
  該書作者為晉朝人干寶,官拜『散騎常侍』。不過目前流傳的二十卷本,並非干寶原著,後人增改的地方相當多,這是民間傳說經常發生的事。他的原著也有許多不是自己寫的,四庫全書目錄提要即說『第六卷第七卷全抄〈續漢書五行志〉』。
  整本《搜神記》並不全是有價值的民間傳說,妖狐鬼怪的記錄相當多,因此舊文學家將它看成談神說怪的小說,而摒棄在主流文學門外。新文學家沿此觀念,世不屑一讀。事實上有點冤枉,書中若干記載不僅真實,而且可當研究史料,價值頗高。

變性人
  《搜神記》共有五則變性人的記載,都在卷六與卷七之中。
  第一則發生在戰國時代魏襄王十三年(公元前306年),『有女子化為丈夫,與妻生子。』
  第二則發生在西漢哀帝建平四年(公元前3年),『豫章有男子化為女子,嫁為人婦,生一子。』
  古代認為女變男為吉,男變女為凶。『京房易傳』說:『女子化為丈夫,茲謂陰昌,賤人為王;丈夫化為女子,茲謂陰勝陽,厥咎亡。』又傳說:『男化女,宮刑濫;女化男,婦政行也。』
  因此西漢哀帝時的變性人事件,在長安城中就傳聞『陽變陰,將亡;繼嗣,自相生之象。』又說『嫁為人婦,生一子者,將復一世,乃絕。』結果過了兩年,哀帝崩卒,其弟繼位為平帝,只在位五年就被王莽篡位。
  第三則發生在東漢獻帝建安七年(公元202年),『越雋有男子化為女子,時周群上言:「帝哀時亦有此變,將有易代之事。」』到了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東漢亡,曹丕自許州遷都洛陽,國號魏,史稱曹魏,三國時代開始。
  第四、五則都發生在西晉惠帝之時(公元293至294年),『惠帝之世,京洛有人一身而男女二體,亦能兩用人道,而性尤好淫。天下兵亂,由男女氣亂,而妖形作也。』及『惠帝元康中,安豐有女子,曰周世寧,年八歲,漸化為男,至十七八,而氣性成,女體化而不盡,男體成而不徹,畜妻而無子。』
  事實上此二則都是陰陽人的記載,和變性人不完全相同。然而,古代都認為這些事情和國運兵亂有關,實在牽強。

連體嬰
  《搜神記》的連體嬰記載也有五則,也都在卷六卷七之中。
  第一則發生在西漢平帝元始元年六月(公元一年),『長安有女子生兒,兩頭、兩頸,面俱相向,四臂,共胸,俱前向,尻上有目,長二寸所。』尻是背脊骨末端,長有眼睛是相當奇怪之事,若不理會『尻上有目』的記載,這一段連體嬰的描述倒和現代連體嬰忠仁、忠義尚未分割前的模樣完全一致。
  第二則發生在東漢靈帝光和二年(公元179年),『洛陽上西門外女子生兒,兩頭,異肩,共胸,俱前。』
  第三則發生在靈帝中平元年六月壬申(公元184年),『雒陽男子劉倉,居上西門外,妻生男,兩頭共身。』
  第四則發生在東漢獻帝建安年間,『至建安中,女子生男,亦兩頭共身。』
  第三則記載相當簡略,可注意的是在東漢靈帝時,上西門外就有二件連體嬰記載,是否該地風水奇特?
  第五則發生在西晉愍帝建興四年(公元316年),『其年十月二十二日,新蔡縣吏任喬妻胡氏,年二十五,產二女,相向,腹心合,自腰以上,臍以下,各分。』
  當時有位內史叫呂會,說:『按瑞應圖云:「異根同體,謂之連理。異畝同潁,謂之嘉禾」。草木之屬,猶以為瑞,今二人同心,天垂靈象。故易云「二人同心,其利斷金。」休顯見生於陳東之中,蓋四海同心之瑞,不勝喜躍,謹畫圖上。』
  將連體嬰附會成四海同心,也實在是這位內史才想得出來的拍捧之言,和變性人附會成兵亂一樣,實在是古人的無稽之談。

原載於 1982 年 8 月號《自然》雜誌

變性人的基本人權

2002.08.24  中國時報
張宏誠(作者為政治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目前為法律研究人員)


近來國內多起「性別認同障礙者」權利保障議題,引發社會一陣關注。如之前鍾玲領養子女事件,又如性別認同障礙者蔡雅婷意欲申請更名並以女裝扮相之照片換發其國民身分證,遭內政部以「造成辨識當事人困擾」為由予以駁回;日前另一名性別認同障礙者因持偽造身分證遭警方盤查後留置警局偵訊時,而引發的性別認同障礙或同性戀者是否要當兵的爭論,及將「變性慾」與同性戀劃上等號之刻板印象,其背後所涉的社會層面、法律層面乃至於法律制度面上的議題,恐非僅止於目前輿論所討論的「變性人是否應該當兵」等如此單純。

由於對於性別認同障礙的成因尚未明確,而變性手術具有「不可回復性」,以至於一般人對於進行變性手術多半抱持否定的看法,加上中國人對於男女性別觀念重視程度上的差異,更加導致華人社會對於變性手術乃至於變性人強烈的排斥與歧視。

性別認同障礙者對於其身體性別認知與心理性別認知不一致,尋求性別轉換手術,可主張的憲法基本權利基礎當為「人性尊嚴」。德國基本法第一條第一項明文規定,人性尊嚴不可侵犯。一切國家權力均有義務尊重及保護人性尊嚴。換言之,每一個人均有人格獨立價值,對於一身專屬性的事務具有自主決定權,擁有其私人生活領域之自由。歐洲人權法院即曾認定性別轉換及其之後對於出生證明性別記載之變更,乃歐洲人權公約第八條關於私人生活保障之範圍。我國憲法雖無「人性尊嚴」之明文,但在大法官解釋早已確定人性尊嚴在憲法中的功能與地位。

性別認同障礙者進行性別轉換手術之前,涉及性別轉換手術是否許可以及程序上之要件。例如在日本則有醫師因為進行變性手術而違反彼邦刑法及優生保健法相關規定被判有罪;相關國外立法例,例如瑞典、德國、義大利、荷蘭及土耳其等均有制訂專法規範變性手術,舉凡手術進行的最低年齡、國籍、親屬法上之身分關係等法律要件以及相關醫學上之認定要件。除此之外,亦有透過行政命令(例如挪威、奧地利、丹麥)或經由司法機關判決許可(例如盧森堡、西班牙、比利時、波蘭、葡萄牙及瑞士等)者。因此,當務之急應該比較各國制度與國際間所採用的認定標準,從而制訂符合我國國情民風的制度與適用準則。

而性別轉換手術之後,更有許多法律制度面議題需一併考量。首先是性別轉換後當事人民法上身份認定問題,例如所有相關證件之登記變更,包括證件上性別登記變更、姓名變更(這部分大法官解釋已明白承認屬人民基本權利)以及戶籍登記之變更,涉及戶籍法相關問題。其次是當事人既有法律上身份關係調整,包括夫妻關係、親子關係等。再者是當事人其後生活關係保障,例如如何成立婚姻、如何領養子女(日前我國即有鍾玲經由法院裁判順利領養子女之案例)以及工作上相關保障,諸多問題均有賴進一步在法律制度面上加以釐清與規範。

例如蔡雅婷雖為一「性別認同障礙者」,其性別轉換手術完成之前,其客觀性別認定與法律上之身分認定縱無發生扞格之處,然而就身分證為其身分識別之依據,不如准許其得以女裝扮相照片換發身分證,使其與現有外觀具有一致之辨識性。若完成性別轉換手術後,對於戶籍上登記,例如性別、家庭中排序(如次男變更為長女),各國亦有透過行政(例如奧地利)、立法(例如德國)、司法(例如法國最高法院於一九九二年判決准許變更戶籍登記)等方式,准許完成變性手術之變性人申請戶籍登記之變更。

而性別認同障礙者除上述相關婚姻、親子等相關民法上議題外,尚有職場上工作權之保障議題、醫療保險、社會保障制度適用、刑法上關於性交易或性侵害等構成要件認定、監獄受刑人收容問題;以及變性人如何參加運動競賽等相關議題。在在都涉及性別認同障礙者的人性尊嚴、私人生活的尊重與其個人對於身體支配的自主權。對於一般社會大眾而言,或許無關痛癢,甚至有認為他們傷風敗俗,但是他們終究是憲法眼中所欲保障的基本權利主體,也許對於中國人長久以來重視的家族宗親血統倫理有所牴觸,但在法律層面,絕對有必要認真看待性別認同障礙者的現實需求及其憲法所保障的基本權利,而就整體制度面上重新加以考量與修正。

英國將為變性人修改法律

英國拒絕讓變性人更改他們的出生紀錄

BBC記者奈特報道:

英國當局將在今年底前宣佈一項司法改革,使英國法律和歐洲法律一樣,允許進行過變性手術的人可以在出生證書上更改他們的性別,從而讓變性人能夠正式結婚。

估計英國有五千個變性人。而英國和愛爾蘭共和國是歐盟成員國當中,唯一仍然拒絕讓變性人在完成變性手術之後,更改他們的出生紀錄的國家。

為變性人爭取權益的活動人士表示,這在某方面侵犯了變性人的人權,例如影響他們申請養老金。同時,不准變性人結婚也有它本身的問題。

由女性變成男性的惠特爾說,"他"的伴侶經由人工授精生下了孩子。但"他"卻不能領養這些孩子。

惠特爾指出,如果一對伴侶想要領養小孩兒,他們就必須結婚。但很不幸的,在法律上"他"還是個女人,法律甚至不允許"他"結婚。

領養權利

惠特爾續稱,讓"他"有權當父親的唯一一個辦法是通過法庭取得一項稱為父母權力的協議,但這項協議只有在"他"和"他"的伴侶住在一塊兒時才有效。

如果兩人分開,惠特爾就會喪失這項權利。萬一惠特爾的伴侶死了,惠特爾同樣無權領養小孩兒。

惠特爾在1997年輸了向歐洲人權法庭提出的上訴案。他當時要求合法登記為他的伴侶所生下的孩子們的父親。但在今年七月,斯特拉斯堡法庭卻裁決兩名英國變性人勝訴。

變了性的惠特爾無權當父親

這兩人辯護說,英國現有的法律規定不能更改出生時的性別的做法,侵犯了他們享受家庭生活和結婚的權利。

爭取變性人權益的一個壓力組織的成員迪安表示,英國是不允許更改出生證書的四個歐洲國家中的一個。美國的多數州允許更改出生證書。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在這方面也走在英國的前頭。

不過,改革正在進行當中。在歐洲人權法庭七月做出對變性人有利的裁決之後,英國政府一直在討論修改法律,並將在這個月宣佈有關改革。

迪安指出,他的組織將仔細研究該建議,以確保所有變性人的權益都得到保護。

選擇自由

他說,一個可能性是堅持要變性人絕育。德國的模式就是這樣。或者要求他們進行某些特定的手術。但這並不是他們要的,因為要在女性身上加上男性的生殖器官是非常困難的。許多女的變性人都不會選擇做如此徹底的變性手術。但"他們"也應該享有相同的權利。

迪恩認為這是有關選擇的自由。但是,對哈特來說,變性的自由首先就和上帝造人相牴觸。哈特是基督教學院負責人。

他說:變性人指的並不是一個人在生理上屬於另一種性別。如果真的修改法律,那麼一些對婚姻缺乏傳統認識的人也可以擁有合法的結婚證書。

無論如何,目前看來變性人將有結婚,以及在出生證書上更改他們所選擇的性別的權利。



英擬接受變性人 但仍須國會同意


【2002/12/15 民生報】路透

英國坦承三十多年來拒絕讓五千名變性人以變性後的性別結婚,已違反了人權。當局已擬訂計畫,準備還給這些人他們長期以來要求的法律認可。

英國是世界最著名的變性人發源地之一,但卻是歐洲僅有的四個拒絕承認變性人的國家之一。承認變性人的宣布具有歷史意義,令爭取權益的變性人雀躍不已,但是也激怒部分教會團體,認為同性結婚從宗教的觀點來說,無論如何都不能被視為婚姻。

對變性人的法律認可包括發給新的出生證明以及在申請退休金,不過這項建議仍須經由國會同意。

雙性雙胞胎手術協定公証遭拒 父母讓其自定性別

  雙胞胎出生7年,父母才發現孩子竟有男女兩套生殖器官。父母在手術協定上簽字後,公証處卻認為協定不平等拒絕公証,父母最終決定,等孩子有能力自主時再自己確定性取向。

  雙胞胎均是『陰陽人』

  家住璧山農村的李偉夫妻有對雙胞胎孩子。兩年前,夫妻倆就發現兩個孩子的生活習慣和性格特徵等與其他孩子不同。一次,母親意外發現,雙胞胎中的一個竟隱約有兩種生殖器官。另一個孩子身上,也發現了相同的情況。

  近日,夫妻倆終于帶著9歲的孩子來到重慶某醫院進行檢查。醫學檢測結果讓夫妻倆傻了眼,兩個小孩體內有兩種染色體,並且都存在雙性器官,也就是說,兩個小孩是俗稱的『陰陽人』,必須做手術才能確定性別。

  手術風險太大醫院簽協定

  但孩子該是『他』,還是『她』,卻讓父母犯了難。如果父母選擇性別,等孩子懂事了又不願接受該怎麼辦?

  醫生告訴孩子父母,這種性別選擇手術醫患雙方都存在很大壓力,必須簽訂手術協定。協定中規定:『由於患者為未成年人,由父母准定其性取向……;免除院方責任,患者至於承擔手術風險。』為給孩子爭取做手術的最佳時間,李偉夫妻倆最終決定簽下協定。隨後,醫院到公証處為他們公証協定。

  公証處拒公証手術暫擱置

  雙方來到重慶市公証處後,公証處認為,李偉夫婦對於手術方案,可能遇到的風險等都不是很清楚,這份協定存在雙方地位以及權利義務上的不平等,因此公証處拒絕公証。

  因沒有公証,醫院拒絕為孩子做手術。李偉夫婦作出決定,現在孩子的生命暫時沒有危險,等孩子有能力自主決定時,再自己確定性取向。

  醫學專家

  性心理成熟前最宜手術

  西南醫院泌尿科副主任、碩士生導師盧根生教授指出:『最佳手術時機當然在患者的性心理成熟之前』。

  盧教授認為,等到成年後,性器官雖已成形,但孩子已養成不正常的畸形性心理,心理方面的恢復效果不理想。十歲左右是最佳時機,希李偉夫婦引起重視。對於性別的確定,盧教授表示,最好先在醫院確定個體性別更趨向于男性或女性,然後由家長最後定奪。

  律師說法

  父母選擇應有利孩子成長

  重慶浩邦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陳靜表示,不滿10周歲的未成年人,是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來代理民事活動,即他的父母。而對於孩子是否變性,選擇何種性別,作為監護人的父母也不是專業的醫學專家,應從如何對孩子生長有利的角度去選擇,同時可遵循醫生的建議。

  社會學家

  選性別需考慮成長經歷

  西南政法大學社會學李軍教授認為,在孩子的性別選擇問題上,需充分考慮孩子成長的經歷。孩子剛出生時,不管身體是男性特徵還是女性特徵,都只是一個先天生理基礎,在成長時才會形成性別意識而並非天生具有。

  在選擇兩個孩子的性別時,要看兩個方面的問題:首先,從醫學技術的角度講,將孩子變為哪種性別對孩子身體有利,就應首選哪種性別;其次還要考慮孩子心理成長經歷,若從小父母就把孩子當成女性來看待,則可以盡量選擇女性,並在術後有意識培養孩子的女性意識。本報記者張力

11歲雙性人擁有兩性生殖器 手術後變成乖乖女

國際線上 2006-05-08 07:27:23   

  對話篇

  苦熬11年一把辛酸淚

  記者:這些年你是怎樣為燕燕保守這個秘密的?

  李時香:燕燕小時候,由於害怕別人看見,我一直不敢給娃娃穿開襠褲,都是穿的封襠褲。

  記者:作為一個母親,這些年你是怎樣挺過來的?

  李時香:作為母親,自己生的孩子男不男、女不女的,我心?特別難受,有時只能躲在被窩?哭!一方面我害怕別人知道給我們冷眼,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壓力;另一方面,我又起早摸黑拼命地掙錢,想為孩子儘快做手術。這些年,多少艱難,多少辛酸只有我自己才知道!

  記者:燕燕如今成功做了手術,變成了一名健康的女孩,你還擔心嗎?

  李時香:還是有些擔心和害怕,畢竟孩子從一名男孩突然變成了女孩,必須去適應和面對新的一切,這個“秘密”如今都知道了,別人肯定感到好奇,害怕她又受到新的傷害。

  對話燕燕

  快樂成長報答好媽媽

  記者:你是好久開始知道自己這個“問題”的?

  燕燕:6歲那年,我坐火車回西昌外婆家,聽媽媽跟外婆在一起悄悄商量時知道的。自己跟其他小朋友不同,我內心也一直很難受,一直讓自己儘量不想這些,想儘快忘掉過去的一切。

  記者:平時在學校怎麼保守自己這個“秘密”的?

  燕燕:在學校他們把我當作男生,但我一直只敢在無人的時候偷偷去上男廁所,並且大小便都是蹲下來解,偶爾有同學看見了,我就說在解大便。

  記者:聽說你以前的理想是長大了成為一名運動員,如今變成了一名女孩,你的夢想會改變嗎?

  燕燕:不會改變,這世界我最愛我媽媽,也覺得她最偉大,我長大了要當一名運動員,給媽媽拿幾塊金牌回來!

  記者:你內心想當男孩還是女孩?現在成為女孩,感覺怎樣?

  燕燕:我心?還是想當一名男孩,畢竟這麼多年來習慣了。現在感覺當女孩比當男孩要好一些,可以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但還是害怕別人來嘲笑我。

  記者:那你怎樣去面對新的一切?

  燕燕:自己的路讓我自己去走吧,我儘量不想這些,讓自己快樂地成長。

  尷尬篇

  五大難題考驗燕燕人生

  昨日下午,記者電話聯繫上了燕燕的主治醫生、著名的變性專家鄒景貴教授。

  鄒教授說,燕燕的手術非常成功,經過兩個月的休養調整,一切生命體徵都很良好。如今仍得堅持吃藥,來調整其內分泌,讓雄性激素不斷降低,提高其雌性激素。現在燕燕的皮膚越來越白皙細嫩,頭髮也長得很快,這都是很好的術後現象。

  鄒教授分析說,變性後都會面臨新的問題,又會面對新的壓力。在今後的生活中,燕燕會面對以下5大難題和尷尬。

  難題一:以前她在學校都上男廁所,以後就非得上女廁所了,以前熟悉的人會笑話和嘲弄她嗎?

  難題二:以前還被弟弟喊做“哥哥”,而如今卻突然變成“姐姐”了,不遭受異樣的眼光幾乎不太可能,這都需要燕燕和媽媽勇敢地去面對。

  難題三:燕燕說話仍比男生還粗壯。從醫學常識和實踐經驗來看,如果情況好的話,燕燕可能5-6年變成“女聲”,情況不好時間會更長一些。這種“女身男音”的尷尬對燕燕挑戰很大,畢竟她的年齡還這樣小,心理承受能力比較差。

  難題四:手術後,燕燕具有女性的子宮和陰道,但沒有卵巢,這就意味著她今後沒有生育能力,這又是她人生的另一大不幸。成人後,她能獲得完美的愛情與婚姻嗎?

  難題五:燕燕得一直堅持吃藥,可能一直要到18歲,對於她一貧如洗的家庭來說,將是最為棘手的事情。

  最新進展

  媽媽要帶燕燕異地求學

  昨晚7時,李時香打來電話告訴記者:丈夫由於擔心再受到母女的拖累,前幾天,原本感情就不好的夫妻倆正式離了婚。這樣一來,與公公婆婆的關係將更加難處,這對身處困境中的母女倆將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李時香說,她經過劇烈的思想掙扎,原來決定“五一”大假後送燕燕回母校的計劃放棄了。如果回到原來的學校讀書,雖然師生都歡迎她回來,但畢竟對燕燕的性格、心理等方面都不利。她希望帶著燕燕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去生活,到新的學校去上學。

  來源:四川線上-華西都市報

中俄混血變性人 女生也自嘆不如

2006-11-07 13:33:33


現代快報報道,白露,女性化的名字。白露,一個男人軀殼里的女人。不過,這個1米80的中俄混血男人,從2006年8月2日開始,正在逐漸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

  雖然穿了性感的長靴、性感的露臍裝、披著同樣性感的長發,聲音也是那麼的溫柔和迷人,但白露的臉型還是帶了點陽剛的氣息。“我下一步的手術就是‘精雕俏臉’,讓自己的面部更為女性化。”

  白露告訴記者,從今年的8月2日開始,她分別在太原和無錫做了兩次手術,第一次是隆胸並取出幾根肋骨,讓身材看上去更具曲線美;第二次是在8月24 日,切除了生殖器,徹底告別男人的性特征;第三次即將做的便是臉部整形,預定明年1月份讓醫生為她制造一個女性生殖器,這是最後一步。“我已經5年沒有回家了,我希望在這個春節以女兒的身份回家看望父母,以姐姐的身份看看弟弟,以妹妹的身份看看姐姐。”白露的臉上寫滿了期待。

  “雖然中間有痛苦,但在變成女人的過程中,其實也非常幸福。”白露每天回家都要對著大的鏡子左顧右盼,看著自己越來越有女人味︰隆起的胸脯、性感的腰肢……幸福感立即隨之而來。

  ▲愛情是否可及

  初中畢業後,白露便在社會上闖蕩,做過教師、秘書、酒吧服務生。而現在,她是南京新街口某酒吧的歌手,用溫柔的歌聲,吸引在酒吧里狂歡的人。

  “每當我上台演唱,主持人就會介紹,我是中國第一個混血兒變性人。對這樣的介紹,我已經習以為常,這是酒吧的商業手段。但我非常希望能有一天,主持人介紹我的時候,會直接說‘女歌手白露’。我想我應該會有這樣的一天吧。”

  白露有過三個男朋友,但最後還是分手了。“其實我是個女人,我不是同性戀,但他們卻希望有個同性的戀人。”這也是促使白露去做變性手術的主要原因,“我希望自己是個真正的女人,能擁有一份真正的愛情。”

  談起對將來感情的憧憬,白露想了想,說︰“希望他是個健康的男人,不介意我以前的身世,不介意我不能為他傳宗接代。他能對我好。其實我的要求很簡單,但其實這樣的要求也很難。”

  ▲男人軀殼里的女人心

  白露是個混血兒,她的媽媽是新疆人,她的父親則是俄羅斯人。雖然她一生下來就是男兒身,但在她的腦子里,自己就是一個女孩子。

  “我從小就很乖巧、听話,喜歡跟女孩子在一起玩。”在白露小的時候,這種“易性癖”便根深蒂固地流淌在了她的血液里。踢 子、縫沙包、織毛衣……從小,女孩子喜歡做的白露都喜歡做,甚至比女孩子做得更好。而且,因為家里貧窮的緣故,白露自小就穿表姐的衣服,她有18個表姐,女孩子的花衣服也穿不盡,用不完。

  上小學的時候,只要學校里有演出,她就扮演女性的角色,惟妙惟肖的動作,連女同學都自嘆不如。白露在學校里最喜歡演仙女,穿著長袖戲服,在舞台上起舞。

廈門整形名醫為泰國人妖做變臉手術

2006-11-07 09:52:52

中新網廈門11月7日電 (記者 楊伏山) 廈門整形美容名醫修志夫博士,七日在此間成功為慕名前來求診的泰國第一絕色人妖古琳娜施行鼻和臉的綜合整形手術。這也是中國內地首次為泰國人妖施行整形手術。

  身為泰國駐中國旅游形象大使的古琳娜,在手術結束後接受本社記者專訪時稱,雖然因剛做完手術的緣故鼻部稍有點腫,但從整體形狀看,她非常滿意,“手術非常成功”。

  古琳娜說,她的鼻子和臉型看上去線條較硬朗、不夠柔美,以前一直想做臉部整形手術,因為工作忙、抽不出時間而未如願。此次她到廈門進行商業演出,聽說廈門整形美容名醫修志夫博士在變性手術領域曾經創造三個中國第一,在中國享有盛譽,遂慕名登門拜訪,修博士一語道出自己臉部瑕疵所在,說得特別專業。

  修志夫博士介紹說,古琳娜十七歲在泰國施行人妖手術,明艷動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鼻子和臉型不夠完美,鼻子有駝峰和鷹鉤,給人以強悍的感覺;過大的下頜角也破壞了女性柔和的面部曲線。今天首先進行鼻子整形手術,明、後天休息之後,擬于本周五、六再次進行下頜骨切除手術,屆時古琳娜的面部輪廓將變得更加圓潤柔美。

  修志夫從事整形美容始于一九八六年,當年從武漢同濟醫科大學醫療系以優異成績畢業,分配到中國醫學的最高殿堂中國醫學科學院中國協和醫科大學。他曾完成中國內地首例混血兒男-女變性、首例公開的女-男變性以及最高齡變性等三項全國第一的手術。(完)

2007年1月19日 星期五

現在市面上幾種褲襪褲檔底部的織法圖例,PART2





好像一次只能上傳五張小圖哩,這是剩下的四種,但我忘記這在哪裡抓的了。拉拉拉。

現在市面上幾種褲襪褲檔底部的織法圖例






我其實很喜歡穿褲襪、絲襪時的那種貼身包緊的感覺,相信是許多褲襪愛好者的共同心聲吧。不過妳有沒有注意到,市面上其實有好幾種底部不同的織法,像下面這九種應該是最常見的吧。

發現一種新的產品- 高腰底褲褲襪材質





逛國外網路百貨無意看到的產品
有時穿這種高腰的底褲比較可以塑身, ccc...
想買來穿穿看哩

一個變性者的20年女兒夢

見阿文(化名),頗費了一番周折。幾次給她打電話,約她出來見面,並一再許諾隱去她的姓名和照片上面部特徵,阿文還是很擔心,最後全部以害怕打亂她平靜的生活為由婉言謝絕見面。好在熱心的陳博士出頭幫忙聯系,這次阿文終於聽從了“幹爹”(一般變性者都將自己的手術醫生稱呼為“幹爹”)的安排,放下手中的模特工作趕來和記者見面,於是便有了這次採訪。

  這是一次採訪,其實更像是一次朋友間的傾心交談。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阿文趕到整形外科醫院會客室。她坐在窗下的沙發上,旁邊是她的幹爹,兩人正在小聲的說什麼。窗外,幾縷冬日的暖陽,透過玻璃斜射在她臉上,一切都顯得那麼平靜,安詳。  

  第一眼看上去,真不敢相信眼前這位身材細挑、披著一頭秀發、穿著紅黑相間的緊身T恤,描?彎眉,塗著口紅的她,之前竟是一個男孩。看見我吃驚的眼神,陳博士起身向我介紹:“這就是你一直要見的阿文。”還沒等我從驚訝的表情中緩過神色,一聲很細、很女性的“你好”傳入耳畔,那?腆的神態更讓我掉入到雲霧之中。  

  見我一直盯著阿文看,阿文臉上已出現不自然的表情,陳博士馬上站起身來打圓場:“看,我的造假本領還算過硬吧!”聽了這些,原本有些?腆的她,微笑了一下便低下了頭。 
 
  隨後,我們隨便地聊了起來。由於有“幹爹”在場,加上我之前的許諾,原本有許多顧慮的她,開始斷斷續續講述起了自己。起先,倒還有點放不開,隨?彼此交流的深入,她變得很大方起來。  

  和所有經過變性手術的人一樣,阿文從小就有異性癖,而且隨著年齡的增長,這種異性癖越來越嚴重。 

  我叫阿文,這個名字當然是做完手術後重新起的,今年21歲。我家住在天津市一個普通大院內。像許多做這種手術的人一樣,我從記事起就喜歡跟女孩子在一塊玩,希望自己是個女孩。父母知道我的心思後一直勸我、罵我,並試圖用種種方法改變我的想法。我不知道為什麼,也許天生就是這樣。因為我父母關系很好,母親既不是男性化的女人,父親也不是娘娘腔的男人。
  
  由於整天想著這事,高中沒畢業我便離開了學校。當我知道現代醫療技術能實現我做女孩的願望後,我決定拼命掙錢去做手術。  

  由於我天生喜愛服裝,下學後我便在一家服裝廠工作,做服裝設計。不知為什麼,每次我給女孩量胸圍、腰圍尺寸時,我一點感覺都沒有,而當給男孩量尺寸時,心裡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沖動。工作期間,我的變性心願更堅強了。父母明白我掙錢做手術的意圖後,更是隔三差五的勸我,氣極時則流著淚罵我。而我知道,如果她們不讓我做手術,還不如讓我死去。 
 
  能做通父母的工作,阿文頗費了一番周折。不過,有父母支援的日子實在很開心。
  
  去年5月,經過幾年的努力,我已攢了幾萬塊錢了。這時,我感覺再不做手術,我就真的要憋瘋了。當我提出我要去做手術時,父母死活都不同意,說與其讓我丟家裡的臉,倒不如把他們殺了,並以斷絕關系來要挾我。可我心意已決,不管怎樣我一定要做手術。  

  就這樣,我們家每天都哭得一團糟。哭的哭,訓的訓,父母堅決不允,並在我一天外出時搜走了我的存摺。我回來後發現父母的行為後,大發雷霆,並以死相威脅。起先父母以為我隻是嚇嚇他們,當我氣極之時拿起菜刀對自己手臂亂砍,滿手是血時,父母才知道我真的要自盡。 
 
  說到這時,阿文停了下來,露出自己的左手臂對我說:“你看,這兒還隱約有幾道刀疤。”我看到,在她那非常細長的手臂上,依稀有幾條刀痕。隨後,阿文蓋住自己左臂後又繼續講道。  

  我父母看我這樣,一下子向我屈服了。母親抱著我對父親哭道:“我寧願要一個女兒,也不願要一個死的兒子。”父親此時一句話不說,掉頭走進屋內抽煙。

  就這樣,父母算是遂了我的心願。  

  說到這時,阿文臉上流露出一絲笑容,很燦爛。她用那塗有淡紅色指甲油的細手,很自然地理理額頭上掉下來的幾縷頭發,又開始說道。  

  父母和我開始聯系找醫生,詢問具體事情。經人介紹,我最後輾轉找到陳博士。令我再次感到痛苦的是,陳博士見面後卻一直勸我,讓我回去。我不肯,就一直纏著他,後來在父母的懇求下,陳博士才算答應了我。

  坐在阿文旁邊的陳博士,聽阿文說這些時,不好意思地笑著說道:“阿文一找我,我就給她開了張寫有‘勞命傷財、視死如歸’的紙條,讓她回去想想。但我經不住阿文的糾纏和哭鬧,最後隻好應了她。”聽“幹爹”揭她過去的短,阿文又緬腆地笑了一下。  

  手術前,阿文轉遍了濱江道去買女孩的衣服,那時的心情有點興奮,也有點緊張。 
 
  手術前的兩個星期左右,回家後想到自己馬上就變成女孩了,興奮得覺都睡不著。一天晚上,我拉著母親來到濱江道,打算給我買手術後要穿的女式衣服。

  印象最深的是在一個小店內買褲子,起先,由於我頭發長,已開始注意學女孩的動作,服務員就一直認為是母親給我買衣服。當我試衣服感覺褲子有點小,向服務員問了句“還有大號的嗎?”後卻露了餡。由於我聲音無法改變,說出這句話後讓服務員愣了半天,搞不清緣由的服務員則一直問我母親,究竟是誰買褲子。為了避免尷尬,母親隻好編造說是給我女朋友買衣服,讓我來是試衣服的。在我母子倆走時,服務員還在背後小聲地嘀咕著我的怪異。有了這次經驗之後,隨後買衣服我都不再說話,看上之後隻告訴母親。就這樣,經過近兩個小時的挑選,女孩內衣、內褲、外衣全都買齊了。在回家的路上,摸?不久將要穿上的女式衣服,我興奮得一路無語。  

  我永遠無法忘記2000年6月3日那一天。這一天,是我重獲新生的開始。

  手術是在上午9:30開始做的。雖然由於手術需要,我已經幾天沒有進食了,但那天早上,我的精神非常好。父母當時在身邊則顯得一直不安,他們既害怕手術萬一失敗,又怕將來不能面對我變成一個女兒的現實。我則一直不停地安慰他們,讓他們別想那麼多。  

  真正躺在手術床上,看到手術臺上一個個手術刀剪時,我才感覺有點害怕,但此時已無選擇餘地。經過撕心裂肺的疼痛之後,我昏厥過去,什麼也不知道。  

  醒來是第二天的早晨,當時好像屋外在下著小雨,父母在我身旁。醒來後,我下意識地想去摸摸我剛換的女兒身,但全身像火燒一般疼痛的我,根本動也動不了。但我分明地能看到,纏滿紗布的胸部,高高地聳了起來。那一刻,我興奮得要死。  

  上午,陳博士在查房時告訴我,由於我的身材天生有女孩傾向的優勢,手術做得相當成功,聽了這些之後,我流出了眼淚。我知道,從此我就是一個女孩了。  

  講到這,阿文起身給我和陳博士倒了杯水。再次讓我吃驚的是,她走路的姿勢竟也完全女性化,輕聲、有節奏。  

  當我試圖從她身上發現過去男性的某些痕跡時,卻發現一點找不到。陳博士明白我的意圖後,告訴我說:“你應看阿文的眼神,因為一般變性人不管怎樣變化,眼神往往是很難改變的,男人的眼神較直,生硬,沒有女人那種溫柔。”阿文聽後,則再次低下了頭,理理額頭上掉下的頭發。  

  幫阿文穿衣服,母親很不自然,阿文也有點不好意思,一直別著紅紅的臉。

  術後第一次上廁所的感覺,阿文至今難忘,雖然當時廁所裡空無一人,但她仍感到心跳不止。  

  手術後,我一切恢復得挺好。十餘天後,我的傷口便拆了線、癒合。傷口隱約還疼痛期間,我已按捺不住興奮,用手摸了剛移植的器官多次。雖然醫生告訴我別用手摸,怕感染,但我還是忍不住。身體痊癒後,第一次穿早已買好的女孩衣服,是在母親幫助下完成的。在穿女孩衣服過程中,母親和我一直都不自然,我的臉則一直是紅的,經過近半個小時的折騰之後,我總算穿齊了衣服。但我這時卻沒有勇氣出門,一直憋在屋內照鏡子自我欣賞。直到第二天走出病房,我都還覺得四周有人在看我。父母則對我手術後的相貌基本滿意。  

  印象最深的,是手術後第一次進病房的女廁所。進廁所前,我在四周徘徊了許久。最後鼓足勇氣走進去發現,廁所空無一人。關上廁所門後,我依然感覺不好意思,特別是不習慣男女方便時的姿勢。弄了半天,我總算忍著疼痛解決了。

  雖然整個過程沒人看見我,但我心一直跳個不停。  

  變成女孩的阿文遠離了天津,她的父母也賣掉了老房子搬家了,他們說不想面對鄰居們驚異的眼神,不想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話題。  

  手術痊癒後,按照父母和我手術前的計劃,我沒有回家,以免給家庭和我帶來麻煩。
  
  剛才還很興奮的阿文,講到這時語氣一下子慢了下來。臉上的表情也是一副無奈、痛苦的樣子。  

  為了我今後的生活以及四周近鄰的閒言碎語,父母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把住了多年的老房賣掉,然後搬到另一個地方居住。父母很痛苦,可同樣無奈,他們怕我某一天回家時被鄰居認出。我留在北京,受聘於一家模特公司,我很喜歡這份工作。公司的人不知道我的過去,但我害怕某一天被他們查出。那時,我肯定會失去這份喜愛的工作。  

  我隻想過一份普普通通的生活。總的來說,我的心態還算平穩。由於我沒有生育能力,現在我不敢考慮我的婚姻,也不想去考慮我的婚姻。到時該怎樣就怎樣。  

  採訪也算基本到此結束,阿文說了這些之後,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凝固,長久地望著手中的水杯,不願說話。當我婉轉地表示想給她拍張照片時,阿文先是搖頭,繼而用眼睛望著身旁的陳博士。在彼此心照不宣地默認之後,阿文重新露出她那燦爛的笑容,並在拍完一張坐?的照片之後,大方地在不大的會客室走起了模特步,並擺出幾種標準的模特姿勢來。  

  分手前,阿文沒忘再囑咐我將她的詳細情況省去,以免打亂她原本平靜、來之不易的生活。隨後,阿文告訴我,之所以她最後接受跟我見面的要求,是想通過媒體告訴社會,能給她們這些弱勢人群以同情理解,因為她們畢竟是人,不是壞人。